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德国法院定罪叙利亚情报官员:联合国强调当事国没有意愿起诉时,行使普遍管辖至关重要

德国一家法院昨天裁定叙利亚一名前高级情报官员犯有危害人类罪。这是在非罪行发生地审判犯有严重国际罪行的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判决。两个联合国办公室今天分别发表声明,对判决表示欢迎。


继人权高级专员和联合国叙利亚问题独立国际调查委员会昨天发表声明之后,叙利亚问题国际公正独立机制和负责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的秘书长特别代表普拉米拉·帕滕(Pramila Patten)今天也对此发表声明。


2016 年 12 月 21 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第 71/248 号决议,设立国际公正独立机制,协助调查和起诉自2011年 3 月以来在叙利亚犯下的国际法规定的最严重罪行的责任人。


国际公正独立机制负责人卡特琳•马尔希-于埃尔 (Catherine Marchi-Uhel) 表示,德国科布伦茨地区高级法院的裁决不仅对这些罪行的直接受害者和幸存者意义重大,而且对叙利亚过去和现在持续发生的许多未解决的侵权行为的受害者和幸存者也意义重大。


她说:“我们必须承认,要伸张正义,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这一判决提醒我们所有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并且应该让严重罪行的肇事者毫无疑问地对他们的行为负责。”


现年 58 岁的前情报官员安瓦尔·拉斯兰(Anwar Raslan)被指控在 2011 年至 2012 年期间在大马士革的叙利亚总情报局哈提卜分部(Al-Khatib Branch)共谋折磨了数千人。


德国科布伦茨高等地区法院昨天裁定拉斯兰犯有危害人类罪,理由是他犯下了“27起杀害、酷刑、严重剥夺自由、强奸和性侵犯以及谋杀罪行;25起危险人身伤害罪行,特别是严重强奸罪和两起性侵犯罪;14 起剥夺他人自由一周以上罪行;2 起劫持人质罪行;以及3 起性虐待囚犯罪行”。


2021 年 2 月,同一法院以协助和教唆危害人类罪的罪名判处拉斯兰的同伙 埃亚德·加里布(Eyad al-Gharib)有期徒刑四年半。


危害人类罪是国际刑事法院管辖的五种严重国际罪行之一。但叙利亚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缔约国。根据规约,安理会可以将一个严重情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调查和起诉,但安理会一直未能将叙利亚情势提交国际刑事法院。


2002 年,德国通过了《违反国际法罪行法典》,允许德国法院根据普遍管辖权原则审理犯罪者和受害者都不是德国国民而在其他国家犯下的违反国际法的罪行。该法典还排除了这些罪行的诉讼时效。


加里布和拉斯兰的案件由此成为了叙利亚情报部门前成员在与当前冲突有关的第三国受到普遍管辖权制约的首批案件。


国际公正独立机制负责人马尔希-于埃尔指出,德国使用普遍管辖权追究在叙利亚犯下的国际罪行的肇事者的责任,这表明国家司法管辖权在为在叙利亚犯下的罪行的受害者/幸存者提供伸张正义的途径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她强调,虽然目前不存在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国际法院,但国家司法管辖权必须通过加强自己国家的法律和程序来继续维护国际法。国际公正独立机制的中央信息和证据库是国家战争罪司法部门寻求调查和起诉嫌疑人的强大资源。


马尔希-于埃尔说:“分享证据和分析是许多问责参与者的漫长接力中的一个环节。国际公正独立机制的角色是促进司法公正。我们利用从许多其他人那里收集的信息和材料,并将其与法律分析一起分享,同时对司法管辖区提供其他支持,希望会导致更多像科布伦茨这样的审理和判决。”


国际公正独立机制对德国司法管辖区的审理工作提供了支持。马尔希-于埃尔表示,该机制将抓住所有可用的寻求正义的途径,并为未来可能出现的途径做好准备。


秘书长冲突中性暴力问题特别代表帕滕今天也发表声明,欢迎科布伦茨法院对拉斯兰犯有危害人类罪的判决,其罪行中包括性暴力行为。


帕腾说:“有关叙利亚政府拘留设施中的酷刑报告,包括性暴力行为,令人毛骨悚然。今天的判决为叙利亚幸存者提供了一定程度的正义,他们已经等待了很长时间,希望看到责任人在法庭上因其危害人类罪而受到追究。”


特别代表帕腾进一步呼吁各国政府利用各种形式的司法管辖权,为叙利亚和其他地方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罪行的幸存者提供伸张正义的机会。


她说:“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不受惩罚不应当是规则。当各国政府不愿意或无法在国内起诉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时,普遍管辖权就成为关键工具之一,这样这些罪行的肇事者就不会逍遥法外。”


特别代表赞扬民间社会和受害者团体倡导确保在科布伦茨起诉性暴力犯罪。 她还指出了确保没有人因被关押在叙利亚拘留中心而遭受污名化伤害的重要性。


她说:“为叙利亚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罪行和其他国际罪行伸张正义已被严重拖延,但我们将继续承诺,正义不会被剥夺。”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