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分析:回顾澳大利亚跌宕起伏的两年抗疫路

两年前的今天,澳大利亚首次加入了新冠国家的行列。


当时,我们听说一种奇怪的新病毒在中国的一个城市传播。这种病毒当时在中国以外还鲜为人知,但两三周的时间,它就从一个类似肺炎的局部病例群发展成了整座城市规模的大爆发。


1月23日,武汉的1100万居民进入封锁状态,世界卫生组织当时称此举在“公共卫生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要阻止它在全世界传播已为时太晚。


几天之内,澳大利亚就有了自己的病例,几周之内就有了自己的封锁。


到目前为止,这场疫情在澳大利亚持续的时间是,而且看不到尽头。


A man in full PPE leans against a pylon between two hospital rooms and closes his eyes

武汉是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中心。(China Daily via Reuters)


是我们在接下来两年中经常听到的一个词。


我们会为病毒不可避免地蔓延到我们的海岸做准备,公共卫生官员开始行动起来,各种疫情准备计划被重新启用,而流行病学家也在刷新他们的媒体技能。


澳大利亚的新冠故事,从第一个病例到本周一记录的第1,889,757个病例,其中充满了跌宕曲折。


我们现在已经历了几波不同的新冠疫情,随着关键推动因素的变化,每一波疫情都呈现出不同的态势。


A man stands in the middle of rows of beds in a large convention centre.

2020年1月封锁刚开始时,武汉的一个会议中心被改造成临时医院。(Chinatopix via AP, file)


澳洲出现首批病例


1月25日上午,卫生官员一直担心的消息终于传来了:澳大利亚的据报在一名来自武汉的50多岁男子身上发现,该男子六天前从广州飞抵墨尔本。


一个病例很快变成了四个:当天晚些时候,新州又确认了三个病例:三名从中国搭乘飞机入境的男子,年龄分别为30多岁、40多岁和50多岁。


在那个阶段,远在这种病毒被命名为COVID-19之前,也远在我们会听说它的变种之前,它已在中国造成至少41人死亡,并感染了一千多人。


当时,澳大利亚时任首席医疗官布兰登·墨菲(Brendan Murphy)说:“鉴于在中国境外发现的病例数量,以及过去从武汉市到澳大利亚的大量航班往来,我们会出现一些病例并不意外。”


除了旅行路线和航班号之外,我们没有听到关于这四个人的更多信息,但是他们的故事在澳大利亚疫情初期成为了一个熟悉的模式。


在疫情早期,大多数病例都是在海外发现并被带入澳大利亚的。首先来自中国,然后是欧洲、美国和更远的地方,因为新冠疫情的中心不断在世界各地移动。


Several people walking past a large ship, as the Sydney Harbour Bridge can be seen in the background

把新冠病毒带到澳大利亚的不仅仅是飞机。(AAP: Dean Lewins )


先是海外输入病例


那些检测结果呈阳性的澳大利亚人,包括在错误的时间踏上国际旅途的人、决定回国抵御疫情大流行及经济衰退的澳大利亚侨民、习惯于与世界各地的家人一起过全球生活的双重国籍者,以及来澳工作或旅行的外国公民。


航空公司公布了携带病例入境的航班名单,以及哪些座位号感染风险最高。游轮乘客把病毒带下了船并带到全国各地。


为了减少风险,澳大利亚采取了居家隔离措施,并关闭了边境,当这些措施还不够时,澳大利亚转而采用酒店隔离体系,而这本身并不是万无一失的。病毒仍然有办法从酒店逃逸进入社区,至少有二十多次。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海外感染的病例”是澳大利亚病例数量的主要组成部分。


图表:澳大利亚的新冠病例是在哪里感染的


两年后,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海外感染的病例只占这一波疫情中的一小部分。


现在,其他国家正在将澳大利亚的旅行者拒之门外,或正在考虑这样做。


香港在1月初禁止了来自澳大利亚的航班,而欧洲理事会本周将澳大利亚列为疫情热点地区,建议其成员国阻止来自澳大利亚的旅客入境。


再是本地病例


在澳大利亚于2月29日出现第一批本地传播的病例之前,有30多个病例从海外输入。澳大利亚的是一名悉尼的医护人员和一名从伊朗回来的男子的姐妹。


一旦有足够的新冠病毒抵达并躲过检测,社区传播的模式就会浮现,新的热点就会显现出来。


其中有几个是明显的,反映出海外病例的传播。


首批大规模爆发的地区之一是员工状态不稳定、住户身体羸弱的养老院。——当时全国死亡人数第二多的一场疫情爆发,显示了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当时,有70多名工作人员和住户被感染,19人死亡。


尽管有疫苗接种计划和养老院皇家委员会的特别报告,这个问题仍在持续。


卫生部1月20日发布的最新显示,全国各养老院中有1198起活跃的疫情,有7861名住户和11198名工作人员感染了新冠病毒。


在这一疫情大流行的过程中,总共有超过1130名死者,即大约36%的死者来自养老院。


医护人员普遍受到严重打击,特别是在奥密克戎这一波疫情下。其他必要服务,如肉类加工厂和零售店,也一直是疫情热点场所。


社会经济地位较低的地区在早期几波病例中占有较大的比例。这种情况首先在墨尔本出现,然后是悉尼。其关键原因是:工作无法在家完成、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以及与多元社区的沟通不畅。


不太明显的是,澳大利亚人会对接触者追踪系统告诉我们的其他人的生活情况产生浓厚的兴趣。


我们的接触者追踪系统的长处意味着可以看到病例的传播细节,尤其是在病例较少或处于两波疫情之间时。而这在海外是不可能的。


它们成为新爆发的简称:Hoxton Park公园派对、St Kilda订婚派对,以及或许是最怪异的叫法—— “烧烤人”(Barbecue Man)(他的乐队)。


现在奥密克戎来了,之前那种显示细节的接触追踪系统一去不复返。


病毒在社会各阶层中都有广泛的传播,但20多岁的澳大利亚人尤其受到严重打击。


现在,一些澳大利亚人不仅担心会感染上新冠病毒,他们还。


Play Video. Duration: 4 minutes 56 seconds

有迹象显示COVID疫情的峰值正在接近或已经过去。


数据没有告诉我们的事情


这场疫情大流行一直是根据数字来判断的——而且随着奥密克戎的到来,数字也在升级。世界各地的新病例数量纪录一直被打破。


随着奥密克戎肆虐欧洲,官方统计的死亡人数在2020年4月达到了全球10万人。到6月下旬,死亡人数达到了50万;9月达到了100万。四个月后,死亡人数又翻了一番,达到200万。今天,有记录的死亡人数达到了约560万,而实际数字永远无法得知。


全球有记录的新冠病例已达近3.5亿个。


澳大利亚在这个故事中原先扮演的是一个小角色,但奥密克戎改变了剧本。


图表:现在澳大利亚占全球病例的2%左右


我们仍然只占全世界病例的一小部分,因为我们的病例激增是与全球奥密克戎疫情激增同时发生的。


但是,人均数据展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


澳大利亚已经遥遥领先。


图表:澳大利亚人均病例增长和全球数字相比是很大的


当然,澳大利亚的检测数量仍然比大多数国家要多,即使是在圣诞节和元旦检测资源最为紧张的时候,所以这并不令人惊讶。


但是有几个州经常看到三分之一的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专家们认为这只是冰山一角,尽管现在算上了快速抗原测试结果。


当然,现在全国的疫苗接种水平如此之高,焦点已经转移到入院人数或重症监护室中的病人人数以及死者身上。


与处于疫情早期阶段的其他国家相比,这些数字的确很低。但是随着更多的人感染这一病毒,死亡人数在持续攀升。


目前已有3,103人死亡,过去两年的总死亡率为0.16%。


但是统计数字和数据的问题就在这里:有时它们会忽略细节。


每一名死者都留下了身边人的伤痛——家人、朋友,一段被嘎然中止的故事。


而这是不能被遗忘的。


Play Video. Duration: 7 minutes 4 seconds

我得过新冠,还会再得吗?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