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Oops…暂时没有可以显示的新闻!

客座评论:台湾问题与乌克兰问题的相似与不相似

(德国之声中文网)首先,要指出的是,两者历史的长度不一样。乌克兰危机始于2014年。而最近几年,普京在2014年大选之前,越来越感到,在他是否连任问题没解决前,他首先得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保证他的遗产不受破坏。


普京在前苏联地区有不少遗产,而他在乌克兰的遗产就是吞并了克里米亚半岛,并扶植了一个亲俄的Donbas地区。克里米亚牢牢地在俄的军事控制下,眼看着乌克兰的军事力量渐渐壮大,以及北约的挺进,Donbas地区强行回归的危险则越来越大。而一旦俄罗斯失去Donbas地区,则意味着普京本人的声誉将受到极大的打击。因为该地区惨剧是他亲手设计制造的。为此,他在几周前开始向美国和北约提出了几个最后通牒。


乌克兰问题与台湾问题的不相似方面很多


台湾问题则源自1971年的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此决议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蒋介石政府被踢出了联合国。但是,当初,并没有对一个中国问题的许多该有的细节有所说明。而台湾作为政体自那时至今50来年客观上还存在着。


换言之,乌克兰是个完全的主权国,而且是联合国承认的,相反,联合国至今没有承认克里米亚和Donbas地区的合法地位。而台湾则是实际上(de facto)的政体,也就是说,该岛客观上也在行使自己的主权,但是在联合国并没有席位。


从目前冲突方式来看,乌克兰问题与台湾问题也有不同的色彩。在Donbas地区,西方用书面回答表示对普京的"最后通牒"不满意,导致后者想发动一场武装冲突。那普京有两种选择,一是动用自己的军队,二是派雇佣军或非正规军去袭击。而中国如果要武力拿下台湾,肯定是完全用自己的军队来攻击台湾,而不会派雇佣军,尽管可能也动用民兵的力量,但远不止像普京2014年雇人在Donbas地区与乌克兰政府军作战。


乌克兰问题与台湾问题不同一个重要表现是在美国的切身利益。 众人所知,美国就台湾问题有"台湾关系法","2020年台湾保证法案",而台湾的地理位置对美国的地域安全设计有着极其重要的关联,美国对乌克兰的兴趣远没有那么大,对其关心则是最近几年才开始的。


当然,这也许是普京误判从而发出"最后通牒"的一个原因。但没想到,拜登在阿富汗撤军事件后,不得不表现一下他是个勇于跟非民主势力抗争的人。这才形成现在的快速的对俄的"软硬"策略。


乌克兰问题与台湾问题不同还表现在,如果弄得好,乌克兰事件更有可能发展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与俄罗斯共赢的局面,而解决台湾问题共赢的可能性甚微。所谓俄罗斯与西方共赢,指的是让乌克兰跟东西双方都保持良好的关系,以至于让俄罗斯回到90年代跟西方的关系。


至于台湾,尽管现在两岸之间的贸易关系旺盛,台湾在大陆工作和生活的人不少,但中国大陆的基调已定成,至少在习近平时代是这样,即:你就得归我,你只能成为我的一个省。大家都知道,如果从现在开始算起的话,习近平在位的时间肯定要比普京长。


从经济方面来说,台湾问题与乌克兰问题也不同。乌克兰目前对欧盟来说目前还是个经济包袱,但台湾占着其半导体行业至少还有一些硬项。这也决定了它在今后几年保持"吃香"的地位。


双方的相似之处


不管是西方国家与俄罗斯就乌克兰的争议还是就台湾问题的争议,实际上体现了威权制度与民主制度的竞争。尽管西方的各国政府在如何保卫其他民主政体的安全问题上意见不同、做法也不同,但在拜登的积极努力下,似乎还是在给外界一个能统一行动的印象。至于在今后台湾一旦面临"武统",美国至少也会与日本以及澳大利亚会结成同盟极力抵抗,这在现在已能察觉。


乌克兰问题与台湾问题还有一个相似性就是从目前情况来看, 武装冲突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是否会发生都掌握在俄罗斯和中国的一个人手中, 即普京和习近平。 当然,北京目前正忙着冬奥以及十月份的20大,目前冲突爆发的时机不如现在的俄罗斯那么大。


从解决问题的方式来看, 西方国家面临的任务也有相似性。无论是在乌克兰危机还是在两岸海峡危机,唯一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买时间。


从短时期来说,西方国家必须在乌克兰问题上获得时间,使得普京息息气,缓冲一下,尽管这么做并不容易。从长期来说,西方国家,尤其是欧盟自2014年就犯了一个重要错误,就是没有像二战后美国对欧洲的马歇尔计划那样,重力地扶植乌克兰经济。而如果从现在起再不这么做,那么乌克兰将永远成为欧洲一块心病。因为,真正要解决Donbas问题、收回克里米亚,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更成功的经济加之民主自由的理念来使对方的人心服口服。


至于台湾,西方也在买时间,并希望今后中国大陆的环境会变得更民主从而更和蔼,从而大家确实能和平共处。而当今两岸的人只能这样希望了,这个成功几率尽管比欧洲的几率要小,但不能说没有。


当然,现在全世界关注的就是普京下一步棋是如何下的。莫斯科已对美国和北约对其最后通牒的书面回答表示不满。我们大家都等着,好多人命就掌握在普京这么一个人手中。


本文作者张俊华为徳籍华人政治学者,在德国生活三十余年。他曾就读于德国法兰克福大学,并获得哲学博士学位。此后曾执教于柏林自由大学等高校。现为法国Ecole Universitaire de Management客座教授。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 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张俊华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