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上海打工者:刚复工就被解雇 学者:经济已是“硬着路”

本周刚恢复“点对点”复工的上海,已经出现企业裁员的现象。据上海业内人士透露,当地企业复工后将有一批企业倒闭,接着就将出现失业大军。有学者认为,中国经济已经是“硬着陆”,很难“再起飞”。



  • 北大博士当城管:千万毕业生的就业寒冬来临

  • 封控重创车市 上海4月汽车销售“清零”

  • 多家金融机构下调中国二季度经济增长预期


一场轰轰烈烈的失业潮可能在中国的这一轮疫情过后登场,其中包括大厂裁员和中小企业倒闭。近期,上海虹桥火车站聚集了众多离开上海的人群,其中大部分人因为上海封城措施,使得他们无处就业。


上海人预计7月全面复工,但许多企业者因上半年的经济损失,导致结业,从而产生庞大的失业大军。(网络图片)

上海人预计7月全面复工,但许多企业者因上半年的经济损失,导致结业,从而产生庞大的失业大军。(网络图片)


上海一位记者周五发文:张志明,男,前携程员工,他说,“逃离上海我还能去哪儿?” 疫情还在家躺着,突然就被通知裁员了。公司给了张志明两种方案:5月20日走,立刻N+1(以年资计算遣散费月份工资);6月30日走,只有N。从总量来算,多干一个半月工作多给十天的工资,但很多人还是选择了第二种。据说,携程这次裁了15%员工,去年就裁过一波,年底还要裁一波。


文章写道,大厂目前都已经不招了,都在裁员,要招人也起码等下半年。另一位网民“视力模糊的天空”,女,前广告公司员工,于2014年在上海读完大学就留下来工作。因为疫情,两年前增开了线上业务,现在这块线上业务要被砍了,前几天老板突然说下半年要去海外发展了。


原本满怀信心的大学毕业生被解约,其心情不言而喻。(网络图片)

原本满怀信心的大学毕业生被解约,其心情不言而喻。(网络图片)


大企业裁员潮出现 新能源汽车形势反转


上海业内人士张婉迪周五告诉本台,上海各行各业的处境愈来愈差,尤其是很多企业要支付停业期间的房租和员工薪资。她说:“现在上海的商业性房租押金一般是三个月,作为企业,大部分成本是房租,剩下的是人工。假设它的租金押金是三个月,但最近都没人支付租金,因为都在等政府出补贴政策。如果现在不要押金,可能还会省一点钱。我认为解封之后,很多企业直接倒闭。”


张婉迪说,目前有企业解雇员工仅仅是裁员潮的开始,裁员高峰期应在复工之后:“很多社会反应刚刚开始,还没有到高峰,下一步就是企业倒闭潮。而且复工还早,我说的复工不是他们(政府)说的复工。大家正常上班,做生意为时尚早。”


另据新浪科技微信号发文,疫情下的裁员浪潮已波及到了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5月11日,有用户在某职场社交软件爆料称,理想汽车在5月“毁约”了一部分2022届高校招生。随后,理想汽车官方向媒体确认了这一消息。5月18日,应届毕业生阿明告诉“深途”,他在前一天接到了来自小鹏汽车人资的电话,对方要求解除三方协议。去年,新能源汽车市场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抢人大战。


招聘平台猎聘数据显示,2021年,新能源汽车新发职位数量同比增长134.74%,位列所有领域第一;招聘岗位的平均年薪为24.57万元,薪资涨幅为24.57%。但时隔半年,抢人变成解约。


理想汽车招聘大学生计划已经搁置,已招聘人员被迫解约。(网络图片)

理想汽车招聘大学生计划已经搁置,已招聘人员被迫解约。(网络图片)


经济重新起飞需要一条跑道滑行加速


中国媒体人李伟接受本台采访时说,对政府而言,员工失业对社会的负面影响比企业倒闭更可怕。他说:“最可怕是大公司裁员。经济不是汽车,你踩一脚刹车或踩一下油门就可以走;经济是一架飞机,你一踩刹车,飞机就会掉下来,你要再重新起飞,它需要一条跑道、需要滑行、加速,才能起飞。今天的疫情防控措施已经把中国的经济重创了。”


最近几年,大量原本在中国的外资企业转向印度和越南等国设厂。越南去年国民生产总值仅是中国广东省的15%,但今年前三个月增至广东省的70%;而越南的生产订单已排到了9月份。


李伟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方向想从头开始为时已晚。他比喻道:“这种大量人员失业,对中国未来的趋势会产生颠覆性影响。当一个奴隶庄园的奴隶没事做的时候,才是最可怕的时候,所以失业是今年至明年中国最严重的问题。”


近日有媒体报道,绫致时装(中国)天津有限公司向内部供应商发布《思莱德终止零售业务的告知函》,称公司将于2022年7月31日前,关闭思莱德在中国的所有零售店铺。这意味着在未来三个月内,思莱德1300家门店将全部关停。


记者:乔龙 责编:许书婷、何平 网编:瑞哲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