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客座评论:尹锡悦l领导下的韩国会反中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笔者的一个韩国驻华记者朋友对此肯定地回答,会!他说尹锡悦已经在调整涉华政策,韩国企业也在全局布局,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但当我进一步问他,即使有美国在背后支撑,韩国强大到可以同时对抗中朝俄吗?他说,他的意思不是韩国要对抗中国,而是比以前要求更互相尊重的关系。而“要求更互相尊重的关系”也正是尹锡悦当选总统后对中方提出来的。看来我的这位朋友在此退缩了一步,或者他认为“要求更互相尊重的关系”在韩国语境中就是反中,只是前者说得委婉些,又或反中不等于直接对抗,更多表现为一种心理情绪和政策变化。


韩对华观感日益负面


韩国有反华的国民基础,某种程度上甚至到了非理性程度。最能说明这种反华非理性的,是今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上,中国的朝鲜族民众穿着他们的民族传统服饰入场,在韩国竟然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媒体连篇累牍讨伐中国,以致两位总统候选人也不得不对中国强硬表态。所以如此,一个原因是韩国的三大主流媒体控制在保守派手中,而韩国的保守派向来不主张同中国发展密切联系。韩中关系的黄金期是在朴槿惠前期,那时韩国国民的对华好感度大增,但在朴槿惠后期,由于萨德导弹部署问题,韩国民众的厌中情绪开始上升,特别是中国民众对乐天的抵制和官方对韩国演艺界的限韩令,导致韩国对中国的恶感加剧。随着文在寅的上台,两国官方的冷淡状态有所好转,基本恢复到正常关系,但民间依然敌视。特朗普掀起对华围堵后,韩国舆论跟着美国亦步亦趋,致使韩国内的反华情绪进一步加强。特别是疫情在中国爆发并传播到全球,让韩国民众对中国的抵触和排斥心理达到顶点。韩国民调公司2021年进行的调查显示,中国已经取代前殖民者日本,成为韩国民众最不喜欢的国家。而在美国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在14个西方国家进行的一项研究则显示,韩国是唯一一个年轻人对中国的负面看法比前几代人更多的国家。


延伸阅读——拜登尹锡悦会谈: 致力于朝鲜无核化、美韩半导体合作


在这种国民情绪的影响下,出身保守阵营的尹锡悦一定程度上迎合民意,表现出某种反华姿态,是必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首尔在拜登访韩期间对美国的配合,试图扮演一种对中国软性遏制者的角色,还是超出了笔者、可能也是多数观察家的预期。笔者之前判断,韩国新政府一定会疏远中国,然而不大可能在开局就急着表现出反中姿态,但从现在来看,今后首尔在美中对抗中,完全倒向华盛顿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事实上,北京也意识到尹锡悦亲美反华的可能性,所以,在尹锡悦就职仪式上,派遣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前往韩国祝贺。此等礼遇,不仅对韩国,对其他国家都是从来没有过的,表示北京对中韩关系的高度重视,意图拉拢尹锡悦。外长王毅最近亦和日韩外长通话,但对两者态度明显不同,对前者是直接敲打,对后者则是安抚。然而,北京的这番“苦心”和伎俩看来没有起到太直接的效果。尹锡悦当时对王岐山发展中韩关系的四点建议,只对双方之间的经济关系感兴趣,而对双方在国际层面的合作不置一词,已经暗示首尔要选边站。拜登这次访韩,双方宣布建立全球战略同盟和技术同盟,表明首尔决心把赌注压在美国一边。


美国拉韩制中


从华盛顿来看,拜登把亚洲行的首站选在韩国,除了祝贺尹锡悦当选总统以及表明支持首尔对平壤的强硬态度外,最主要的是要提升韩国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地位,满足韩国想做全球有影响力的国家的需求,从而让韩国新政府改变过去在美中之间相对平衡的立场,跟随华盛顿一块抗中,补上东北亚这缺失的一角。韩国去年经济总量位居世界前十,进入发达国家行列,文化也早已风靡亚洲,向世界传播,韩流这些年在东亚许多国家就深受民众喜欢。但这让韩国民众不自觉地把韩国想象成已经是个全球有影响力的重要国家,要从东北亚走向全球,参与全球规则制定,在全球事务中发挥重要影响力。拜登满足了韩国民众和政府的这种心态,所谓全球战略同盟,意味着韩国将涉足那些过去由少数大国才能参与的游戏。这对像韩国此种特别要强的新兴国家来说,当然具有诱惑力,因此仅仅从投桃报李的角度,首尔亦要对美国有所回报。


然而,首尔很可能夸大了自身实力和全球影响力。它的经济和技术固然比大多数国家表现得要好,但它的国土面积和人口还是太少,三星的芯片技术也落后台积电;更要紧的是,韩国有先天弱势,它的军事不能自主,仰赖美国的保护,这导致它的外交和国家政策不能真正自主。要做全球有影响力的国家,特别是全球大国,前提是国家对主要政策议程要有自主权,自己说了算。没有这一条,光有雄心和抱负难行得通。


韩中关系三大障碍


就韩中关系来说,韩国会遇到三个结构性障碍。首先是经济,韩国的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市场,其对华贸易超过对美欧日总和,而且在韩中贸易上,韩国是顺差国。尽管韩国早就在全球市场布局,试图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但至少目前来看,效果不很明显。另外,即使能够减少对中国的依赖,也是一个长过程,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就算能做到,中国依然会在韩国的出口中,占据主要位置。在世界贸易史上,还没有见到对一个有着巨大顺差来源的主要贸易国,主动和它搞坏关系的案例。尹锡悦想要在和中国的关系上做到政经分离,和中国只谈经济,只做生意,而不顾忌中国的安全感受,注定不可能,萨德就是前车之鉴。


其次是朝核和半岛的统一问题。即使平壤对北京远未像首尔对华盛顿那样“俯首帖耳”,但鉴于朝鲜的经济命脉捏在北京手上,在关键时候,平壤还是要屈就北京的,何况尹锡悦这回表现出的对朝强硬态度肯定会让平壤非常不满。拜登访韩的一大重点是协调两国的对朝政策。双方联合声明针对朝鲜威胁明示将以核制核,遏制朝鲜的核威慑力,同时加强和扩大美韩军演,这都会刺激平壤开发更多核武器,让它倒向北京。除非首尔不想解决朝核问题,放弃统一半岛,否则它必须依赖北京对平壤的节制。


延伸阅读——客座评论:美国部署对华O型包围圈


再次,从东北亚的地缘政治看,韩国其实处于一个很不利的状态。它已经同朝鲜和俄罗斯闹翻,而俄罗斯是核武大国。尹锡悦虽然很想改善同日本的关系,但两国的历史和领土主权争议、慰安妇问题以及长期积累的国民情感纠葛,都不大可能轻易化解,这势必会牵制首尔和东京的和解进度。另外,虽然韩日同为美国盟友,但两者某种程度上又是互相排斥的,比如日本就不大愿意让四方会谈把韩国纳入进来。在这种情况下,再和中国搞坏关系,韩国就处于中俄朝的三面包围中,中俄都不是小国,韩国再有美国支撑,也难以抵抗这种地缘政治压力。


首尔当然明白上述三个结构性障碍。所以韩国总统办公室向外界强调韩美首脑会谈完全没有讨论将中国排除在供应链之外,也表示印太经济框架不意味要将中国排斥在外,目的就是要打消北京对韩国加入华盛顿反中阵营的疑虑。不过,北京不会相信首尔的说明,因为华盛顿发出的信号非常清楚,其印太经济框架和供应链同盟,就是从经济和技术上排挤中国,首尔亦清楚北京不会相信它的说明,但它仍要这么讲,表明它现在还不想和北京闹翻。


联系到韩国新政府向国民公布的施政目标中没有尹锡悦早前在竞选中承诺的部署第二套萨德系统,首尔确实顾忌韩中关系会走向破裂。但是,韩美同盟外延扩大到全球事务,已经埋下了韩中冲突的种子。如果首尔抵制不了华盛顿的压力,要它在台湾和南海或者中国的内部人权问题上不仅表态,而且做出行动,北京必然要反制韩国,包括扶植平壤对抗首尔。现阶段北京对尹锡悦新政府应该是听其言观其行,无意和它马上搞坏,因为北京被自己的内部事务搞得焦头烂额,但假如首尔接下来在北京一些在意的问题上刺激中国,二十大过后北京会出重手报复首尔。


中韩关系有可能在未来一波三折,但考虑上述三个结构性障碍因素,只要尹锡悦真正以韩国国家利益而不是他的保守阵营利益为重,不大可能走向和中国完全翻脸的地步。当然这也要看美中对抗和华盛顿对首尔的施压程度,韩国的反中既有某种主动性,但更多是一种被动反应。


邓聿文为政治评论员,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兼中国战略分析杂志共同主编。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邓聿文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