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半导体行业大地震 “芯风暴”已然来临

作为芯片行业和资本市场最重要的产业基金之一,国家大基金的人事动向颇受关注。两周之内,中纪委已调查多位相关人士。


嘴里说着张江的芯片大业,心里念的却是陆家嘴的上市经。一场行业反腐的“芯风暴”已然来临。


行业地震爆发


2021年11月,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发布消息称,华芯投资原副总裁高松涛疑卷入上市芯片公司内幕交易,被调查。


2022年7月14日,深圳鸿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王文忠被有关部门带走,同日被带走的还有原华芯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总裁路军。


2022年7月15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发布消息称,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开发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公开资料显示,路军自2014年华芯投资成立起就出任董事、经理,参与了芯片大基金的大量投资运作。路军作为基金主要负责人也先后出任了不少被投企业的高管,比如长江存储董事、武汉新芯董事、中芯国际非执行董事。此外,路军还曾担任国开装备制造产业投资基金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和芯鑫租赁董事等职位。


2022年7月25日,紫光集团前董事长赵伟国被有关部门从北京带走调查,目前仍处于与外界失联的状态。


2022年7月28日下午,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发布消息称,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肖亚庆同志涉嫌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2022年7月28日,大基金现任总裁丁文武近日被有关部门调查,目前仍处于与外界失联的状态。


7月29日,原工信部电子司司长、紫光集团前总裁刁石京被调查,目前处于与外界失联状态。


左起:紫光集团联席总裁刁石京,华芯投资总裁路军,紫光集团总裁赵伟国,国家集成电路投资基金丁文武,紫光集团总裁张亚东,紫光集团联系总裁齐联


什么是大基金


大基金,全称: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为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发展于2014年9月设立,由国开金融、中国烟草、亦庄国投、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科、紫光通信、华芯投资等企业于发起,基金规模约为1200亿元。


基金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实施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作为市场上最重要的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的动向在芯片行业占据风向标地位。


大基金一期规模超过人民币(专题)1300亿元。2018年,一期基金基本投资完毕,投资标的中芯片制造占67%、设计占17%、封测占10%、设备和材料类占6%,被投企业包括中芯国际、上海华虹、长江存储、紫光展锐、三安光电、长电科技、北方华创和中微半导体等。


二期基金成立于2019年10月,规模超过2000亿元。行业研报显示,截至目前大基金二期共宣布投资38家公司,累计协议出资790亿元。


大基金二期投资涉及集成电路全产业链,其中:


晶圆制造投资额约594亿元,占比最高达75%


集成电路设计工具、芯片设计投资额约81亿元,占比10%


封装测试投资额约21亿元,占比2.6%


装备、零部件、材料投资额约75亿元,占比10%


应用约19亿元,占比2.4%


大基金二期重点关注的设备包括刻蚀机、薄膜设备、测试设备、清洗设备等,材料方面则涵盖大硅片、光刻胶、掩模版、电子特气等。


自2019年成立以来,近一两年国家大基金进入有序退出期,尤其在二期成立后减持速度加快。根据媒体统计,2021年,大基金一期在二级市场减持金额合计超79亿元,算上2019年首笔减持套现逾20亿元,该基金的减持规模已超100亿元。


2021年,A股市场半导体芯片概念板块整体呈现上涨趋势,大基金一期的减持动作更为频繁。中芯国际、兆易创新、长电科技、晶方科技、通富微电、太极实业、三安光电、瑞芯微、雅克科技、万业企业等公司,均被大基金减持。


大基金一期和二期共计带动上万亿投资,细致分析大基金的投资,过半资本用于芯片制造业。不过,由于很多制造厂在前年和去年尚未建成,并未赶上2020、2021年的芯片缺货潮带来的增长红利。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看,目前中国芯片产业的发展任重而道远。近些年,众多大型半导体项目落地,投资金额动辄百亿、千亿级的半导体投资项目相继在各地上马,但是烂尾、停工等消息却频频出现。


从来没怀疑过大基金的漏洞,但近期行业大地震打开的潘多拉盒子,需要我们反思。


大基金投资失策


大基金成立以来,在投资上可以说是成功的,在市场主体无法竞争的情况,不断的低价入股和高价减持,大概任何一个基金经理都会做。但回看大基金投资的公司,因为大基金的投资而突破了什么技术,打破了什么卡脖子的东西,我们似乎没明显看见,从这个角度看,大基金算不上成功。


从大基金的出资看,主要是财政部以及大国企,从投资方向看,从IDM到设计,什么都投。


大家都知道,半导体芯片是一个巨大投资的市场,其最高端为芯片制造,最基础为芯片设计。但大基金并没有推动芯片制造和材料的国产替代,比如气体和光刻胶等。与发达国家相比,装备、材料、IP和IDM模式是我国半导体产业的明显短板。


随便看一下大基金投资以来的企业,技术上的突破基本上记不起来,能够记起来的只有在资本市场某个公司大基金又投资了,某个公司大基金减持了,换一句话说,大基金似乎只是一个炒股的,引起资本市场波动的工具。


所以,这里也要明确大基金究竟是干什么的,是炒股的还是投资国家基础研究的


更麻烦的是大基金的示范效应,大基金可以这样做,那么行业内外的有钱的公司都可以这样做,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最近2年来,芯片半导体领域有了中芯系、华为(专题)系,甚至以前专投牙刷床垫的雷军和联想系也闻到了味道,反正什么公司都投,最后上市套现就是了。


比较明显的,比如小米学大基金在几乎所有的半导体领域蜻蜓点水似的投资,但对于需要突破核心技术需要大量资金的半导体领域,这些投资是没多大效果的。


最近一段时间,中芯国际很多台干离职,说明一个情况:在美国的制裁之下,中国突破先进制程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中国芯片大量依靠进口的事实并未改变。2021年,全球半导体产值为5585亿美元。根据我国海关的信息,我国进口了4000亿美元的芯片,约占2/3。去掉一些重复计算,有数据认为,中国每年要进口全球1/3的芯片。


最近几年,在半导体热之下,有一些设备和材料开始可以国产替代,但现在的情况下,即使成熟制程的企业也不可能广泛使用国产替代。大基金的投资也没办法推动这些材料和设备的国产替代。


大基金不能以商业化为目的,更不能以炒股和平稳股票市场为目的,而小米为代表的下游企业,必须缴纳国产化芯片税,否则,中国的半导体芯片永远只能是这样。


喧嚣过后,一地鸡毛


由于华为屡次遭断供,因而激发了全中国上下的研发热情和爱国热情。目前手机厂商、互联网巨头、创业者、家电厂商等一窝蜂的涌入芯片的研发,但各家底子到底有多厚,积累有多深呢,很难说。


从2020年到现在,国内新成立的微电子公司有几万家,90%的公司在蹭热度,根本没有做芯片的设计、制造或者封测。剩下的10%里,9%在拉投资,拿补贴,剩下1%真正做事的。


因为中国的市场太大了,当一个项目十分火热的时候,人人都想进来分一块蛋糕。但是这个蛋糕好不好吃,能不能做出来暂且不说,参与的人多了,杂音就会变得很多,甚至有的纯粹蹭热度,进来刷存在感,不懂也要做。


再加上我国对于做半导体行业的公司大力支持,最高可达十年免息,政府也预计投入1.4万亿用于半导体行业发展。大投入大利益面前,一些不道德的公司也会在这时候混进来。


对于资本市场来说,好项目难找,芯片产业则裹挟了许多国民爱国情感在里面,这个方向更容易找到融资并引发关注,背后透露出来的是急功近利的产业氛围。


几年前,中国掀起一场大造芯片的大跃进高潮,不管是不是科技企业,都来参乎这充满为国争光的行业,这些企业有的是打铁的,有的是烧锅炉的,还有一点科技含量没有的广告公司,那场面真是口号开阵,锣鼓喧天,红旗招展,鞭炮齐鸣。当时谁要是对此有半点质疑,都会招来一片负能量甚至是不爱国的骂声,现如今这些造芯片的都怎样了?


一个民族,连点自尊、自强、自爱、自律、自责、自省都丢失了,别人更是批评不得,把批评叫做“妄议”,怎么可能会造出芯片来?


号称投资1280亿元的武汉弘芯,从高层决定遣散全体员工,到要求员工在2月28日前提出离职申请,在3月5日下班前完成手续办理。3月5日这可是学习雷锋纪念日,就这样把人给打发了,多么讽刺!


武汉弘芯创始人,在项目成立前期,四处游说,画大饼,吹大牛,要投资1280亿元,用于14nm,7nm建造,将来产值每年达到600亿元,员工将达到50000人。为此还从台积电挖来专家蒋尚义,可是在牛年到来之后,终于把牛皮吹爆了,不得不露出原形。


虽然芯片自主可控是确定性的中长期趋势,从高端芯片自主可控层面来看,目前在国内还难觅能担此大任的上市公司与高质量的产业链集群。我国的芯片产业在制造和材料等核心环节与国外差距还非常大。数据显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90%以上的需求依赖进口,每年进口金额达到2000多亿美元。


行业本来就沉疴已久,如果直接灌入猛药可能会适得其反。近两年赶着政策新建的各种芯片厂来说,多少人是真心想做实业呢?事实上,现在就已经有大面积的芯片厂已经停产了,资本家早已卷款跑路,这些项目往往都是没有技术含量的重复性项目。


国内投资集成电路产业的热情不断高涨,一些没经验、没技术、没人才的‘三无’企业投身集成电路行业,个别地方对集成电路发展的规律认识不够,盲目上项目,低水平重复建设风险显现,甚至有个别项目建设停滞、厂房空置,造成资源浪费。


从上海“汉芯一号”,到武汉弘芯,还有许多其他的什么“芯”,离开科技头脑的真心,只能剩下一片骗钱骗情怀的黑心。


在中国人眼里,只要是砸钱能解决的事,那都不叫事。问题是有些东西不是用钱就能买来的,没有对科学的敬畏,没有对科学家的尊重,怎么可能会造出芯片来?只能会制造出一拨又一拨新骗子而已。


没播科技的种子,却盼科技花开,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科学是老老实实的事情,来不得半点虚假。没有思想的光辉,怎能带来发明创造的光芒(电视剧)?


冰火两重天:国产替代还是替代国产


我们疯狂造芯了几年,看看当下的行业国内外现状:


一边是国内设计公司砍单,去年国内设计企业还在愁产能不足,最近却砍单成风,下调预测,不仅小企业日子不好过,即便上市公司、销售额10亿元以上的大企业也愁眉不展。


另一边则是国际设计公司高调加单,抢产能之风甚至盛于去年,AMD季度报告称必须向台积电、格罗方德等供应商支付总计65亿美元预付款,高通、NVIDIA等巨头也拿出巨资提前锁定产能。


与此同时,国际代工厂全面上调代工价格,台积电部分客户已收到了涨价通知,涨幅6%,而去年8月台积电刚上调了价格;而国内代工企业的部分工艺的产能出现闲置。同一个世界,冰火两重天。


这一冷一热形成鲜明对比。国际企业欣欣向荣,而国内低水平重复竞争,陷入了“低端陷阱”。全世界的半导体市场像一个橄榄球,低端少、中端大、高端少。而中国的供给更像是一个金字塔,有大量的低端、一点点中端、几乎没有高端。从低端到中端和高端,有非常难逾越的屏障,这是中国3000亿的落差所在,而这巨型屏障不是缺钱造成的。


大家多在低门槛的消费电子领域逐底竞争。我砍膝盖,他剁脚脖子。打着国产替代的旗号,玩着“替代国产”的游戏。


嘴里说着张江的芯片大业,心里念的却是陆家嘴的上市经。


写在最后:全新的基金国家队


回到我们开头提到的行业大地震,多位大基金相关人士被调查的消息引发业内高度关注,尤其是对于未来中国芯片行业的投资,可能产生一石激起千层浪的效应。


芯片反腐”或就此拉开序幕,这也说明了目前国家对半导体产业的的推动,可能有一些阶段性的变化,管理越来越严格了。


A股半导体一直以来最大空头就是大基金,自2019年以来几乎是“顶格”+“清仓式”减持,而且减持不走大宗,直接二级市场卖,严重拉低了半导体板块的估值。


现在大基金领导相继被查估计只是芯反腐的开始,大基金如何定位?是VC早期投资?还是PE中晚期投资?还是二级市场炒股票?需要重新定位。


面对美国举国之力重回半导体的芯片法案通过,中国半导体急需一支全新定位长期投资+专精特新+面对国家重大需求“设备/材料/晶圆厂的全新的基金国家队。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