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 中国经济刺激陷入困局

华盛顿 — 随着美国在内的西方经济体近日大幅加息,专注于刺激疫情后经济增长的中国陷入两难。分析认为,中国政府推动增长的货币和财政手段受到更大局限,而中国的经济前景也变得更加不明朗。


美联储上周将基准利率再次上调75个基点,距离上次加息75个基点仅过去一个半月。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其他主要经济体的央行也先后加息,以抗击通货膨胀,稳定中长期的经济前景。


西方各大央行还表示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据智库外交关系委员会对各国货币政策的统计,全球货币政策指数已经从今年3月的负8.7急剧上升至6月的3.99。指数数值越大表示货币政策越紧。


美联储升息意味着美元将提供更高的回报率,会吸引更多资本流入美国,这可能导致中国面临资本外流和外汇波动的风险,如果人民币贬值压力加强,将不利于中国进口行业的发展,经济增长恐面临新的难题。


中国人民银行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加息预期的推动下,外国机构投资者在6月持减了133亿美元的中国债券。同时,随着美元指数的不断走强,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呈现下跌趋势。


中国仍然保持货币宽松的经济政策,因为在新冠疫情的打击下,借贷利率保持较低的水平有助于企业和个人更多地贷款,拉动基础设施建设等经济活动,刺激整体经济的发展。


法国外贸银行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对美国之音表示,在中国经济前景低迷、需要经济刺激的时候,美联储加息限制了中国官方的政策施展空间。


艾西亚说:“这只会让中国央行更难在最需要的时候放松货币政策。此前公布的非常令人失望的7月PMI数据表明,中国经济需要更多刺激措施。中国央行要想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就需要加强资本管制,以免中美之间的收益率相差导致资本外流。”


中国央行表示正密切关注国外的货币政策收紧,并称采取了包括外汇对冲和优化外债结构等预防措施。长期以来,中国将其外汇储备保持在高于债务水平的3万亿美元以上,防止大规模资本外流引发经济动荡。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邹澜在上月中旬说:“前期已经采取了调整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加强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等措施进行了前瞻性应对,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负面外溢冲击。”


邹澜还强调,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由国内形势驱动。他将中国的流动性描述为“保持在较合理充裕还略微偏多的水平上”,并指出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经济前景黯淡


中国的经济复苏正变得更加艰难,严格的疫情限制措施削弱了需求,至关重要的制造业表现疲软,房地产危机不断加剧,政策上的限制意味着官方刺激措施难以抵消这些逆风因素。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在第二季度下滑至0.4%,低于今年前三个月4.8%的增长。现在国际主要经济机构普遍认为,中国无法达到今年5.5%的GDP增长目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上周在其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将对中国的经济预测下调至3.3%,低于4月预测的4.4%,主要原因是中国主要城市在过去三个月遭到封锁,扰乱了供应链和日常消费。


中国领导人也暗示将无法实现年度增长目标。在上周结束的季度经济会议上,中共最高决策机构中央政治局未明确提及5.5%的增长目标,仅表示下半年将经济允许保持在“合理范围”内,并督促有条件的省份完成经济发展目标。这意味着其他省份很可能达不到目标。


政治局会议还指出,没有计划采取新的重大刺激措施,重点是稳定就业和物价,但重申将使用积极的财政措施来维持经济增长。


凯投宏观的高级分析师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上周在分析报告中写道:“政治局会议强化了我们的观点,即今年的刺激措施将保持相对克制,未来几个季度的经济运行将继续远低于潜力。我们预计2022年的官方GDP增长最多为4%,并认为今年的经济实际上可能根本不会增长。”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也对中国的经济做出类似预测。


哈夫鲍尔告诉美国之音:“北京已经承认无法实现2022年5.5%的增长目标。但刺激计划将试图确保4%,这包括对房地产开发商债务的一些减免,适当放松货币政策和扩大公共开支。”


近期最受关注的经济一揽子刺激措施是在5月公布的,当时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宣布了涉及从减税到加大投资的33项支持措施,囊括金融、产业链、消费等六方面,并要求各地政府承担责任,经济刺激手段“应出尽出”。


然而,房地产市场危机、新冠清零政策和对企业的税收优惠已经加剧了地方财政负担,各地政府恐难支撑中央要求的经济刺激政策。野村的经济学家在5月预测,中国政府实体今年面临近9000亿美元的财政支出预算缺口。


除了影响地方政府土地收入,占中国经济总产值三分之一的房地产行业出现危机还损害了国内经济增长并可能进一步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开发商通常在施工前就预售,而当局近年来着重遏制房地产行业债务杠杆,导致部分开发商现金流中断,无法施工交付房屋,一些购房者现在拒绝支付未完工房的贷款。


政治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援引业内人士称,截止7月29日这周,断贷潮已经影响中国90个城市的300多个开发项目,而上周受影响的项目还不到这个数字的一半。


作为回应,中国政策制定者要求地方政府确保未完工房屋的交付,并鼓励银行支持开发商。但当局并未出台预期中的大规模房地产救助方案,并继续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政策大方向。


艾西亚说:“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继续担心杠杆率,这也是正确的,总债务占GDP的比例再次增长,特别是公共债务,因为财政收入暴跌,而财政支出继续增长。”


中国的主要经济支柱制造业也继续表现疲软,凸显出经济复苏的压力。中国国家统计局周日公布称,7月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从6月的50.2跌至49,低于50的枯荣分界线,表明陷入收缩。


此外,根据统计局,7月份服务业商业活动指数为52.8,比上月回落1.5个百分点,显示受防疫政策抑制的消费需求释放尚需稳固。


不过,没有迹象显示中国领导人会放弃拖累供应链和消费需求等经济层面的新冠清零方针。


上述政治局会议的官方通报称:“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要综合看、系统看、长远看,特别是要从政治上看、算政治账”。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