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Oops…暂时没有可以显示的新闻!

澳洲优先审理海外技术移民申请 境内申请恐进一步延期

澳大利亚移民部长安德鲁·贾尔斯(Andrew Giles) 日前宣布,政府将优先处理关键性的海外签证申请,包括临时技术签证、学生签证和访客签证。对此境内申请人感到不满,计划提出抗议。


贾尔斯表示,政府此举会让更多的人可以前来澳大利亚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并帮助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


有人认为,在移民评估体系人力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澳大利亚优先处理对境外移民签证的审理意味着那些境内签证申请人将被甩在队伍的后面。


对于来自昆州图文巴(Toowoomba)的护士迪佩什·卡纳尔(Dipesh Khanal)来说,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消息。他在澳大利亚学习和生活了十多年,并于2020年在境内提交永居签证申请,至今仍未获下签。


“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这真的让人很痛苦。”


卡纳尔一家站在水边

卡纳尔(右)一家居住在昆州。他说现有的签证只能允许自己一家住在偏远地区。(Supplied)


卡纳尔先生于2007年从尼泊尔抵达澳大利亚。2017年,他拿到了毕业证,成为一名合格的护士。


自从决定在澳大利亚定居以来,卡纳尔在新州偏远小镇帕克斯(Parkes)的一家养老院找到了一份工作。


努力工作三年后,他决定申请887“偏远地区独立技术移民”的永久居留签证,该签证适用于在澳大利亚偏远地区居住和工作至少两年,且期间全职工作至少一年的人。


在2020年9月提交签证申请后,他搬到昆州开始新生活,但从那时起就没有听到任何签证的进展。


“在新冠疫情期间,我们将时间和所有的一切都投入到当地社区中去,在重要的行业工作。然后我们就被踢开了,”44岁的卡纳尔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


境内申请人计划提出抗议


另一位887签证申请人蔡子拓(音,Zita Cai)已经等待审批超过19个月了。


2017年,她通过两年的学习获得了硕士学位,过去四年里,她一边在阿德莱德经营自己的花店,一边担任办公室经理。


一名微笑的华人女子

蔡女士表示希望自己能在澳大利亚有个家安定下来。(Supplied)


蔡女士加入了一个887签证申请人的Facebook私人群组,大家在里面分享签证信息。她表示,该群组成员将于8月下旬在阿德莱德的维多利亚广场(Victoria Square)组织一场抗议活动,反对新的签证发放程序。


“我同意抗议者的观点,”她说,“我已经交了两年的学费,缴了四年的税。[优先考虑海外申请者]是不公平的。”


“[移民政策]的目的是留住人才。我认为,花这么多精力吸引[海外]具有不确定的人,优先给他们签证,而不是留住那些已经有全职工作、已经在社会上有一定基础的人,是非常不公平的。”


蔡女士表示,没有永久居留权,很难有归属感。


“如果没有[887]签证,我在买房时会遇到问题,因为作为一名海外买家,我必须支付7%的印花税附加费。这是一大笔钱。”


“如果你想在一个国家定居,拥有自己的房子内心会比较安定。”


订阅中文简报


订阅ABC中文周报 网罗每周精选内容


Your information is being handl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ABC Privacy Collection Statement.


Email address


Subscribe


所有境内申请人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穿着红色套头衫的华人女孩

黄女士拥有澳大利亚教师资格并任教多年,但是一直无法获得永居签证。(Supplied)


在887签证申请者感到愤怒的同时,其他签证类型的在岸申请人也对新程序表示不满。


黄怡雯已经等待190签证下签两年多了。


190签证,也被称为“州担保技术移民签证”,是一种永久居留签证,要求申请人获得州政府的邀请,并且其技能被内政部确定为需求职业,比如教师就在其中。


她于2019年提交了申请,并返回中国等待下签。


28岁的黄怡雯此前获悉境内申请的审批流程可能比海外更快,所以她买了机票,于今年6月初返回了阿德莱德。


仅仅一个月后,她发现自己陷入了避坑落井的尴尬境地。


“我的申请状态从海外变成了境内。这意味着我将受到新政策的影响。”


她说,她在悉尼一所大学求职时被拒绝了,因为她持有的是临时签证。


“我现在是幼儿园和小学的代课老师。没有190签证,我就无法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


政府承诺加快签证审理


在多个场合,联邦政府的重量级部长们都强调了海外劳动力对本国经济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的重要性。


7月中旬,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吉姆•查默斯(Jim Chalmers)称赞了将技术移民名额暂时增加一倍至20万个的提议,称此举可以解决严重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在增加海外移民的接收人数的同时,移民部长贾尔斯已要求本部门工作人员尽快处理积压的签证申请。


贾尔斯先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阿尔巴尼斯政府决心减少积压的申请,恢复我们政府移民职能的重要性。”


“2022年6月收到的申请数量比2022年5月高出6.5%——同期,完成的申请数量增加了10.6%。”


为了加快签证处理速度,此前专注于处理旅行豁免的移民官员已转岗去审理签证,自2022年5月以来新增了近140名工作人员。


审理延期可能会吓退未来的签证申请人


墨尔本的移民中介颜明煌(Kirk Yan)告诉ABC,从澳大利亚政府和企业的角度来看,优先考虑海外申请人是一个合理的举措,因为在过去两年里,许多人离开了澳大利亚,市场迫切需要增加海外劳动力。


他说,在疫情期间,境内申请人比境外申请人获签优先很多。


“境内的好处在于,在递交申请后是有过桥签证的,至少允许在澳大利亚工作,永居申请人还可以享受国民医保。”


一名戴眼镜的男子坐在办公室

颜先生敦促政府公布更多关于处理境内签证申请审批流程的细节。(Supplied: Kirk Yan)


但颜先生警告称,政府还需要平衡在海外和境内的申请,否则可能会吓退潜在的移民。


他说:“政府需要考量境内那种审理时间明显超过合理等待期的申请人。”


“这样会让申请者感到沮丧。以后的申请者可能会犹豫、放弃。”


政府网站显示,887签证申请中的90%将在25个月内审理完毕,而190签证则是10个月。


根据官方数据,自2022年6月初以来,已审理完成74.5万份签证申请,其中大部分是海外签证申请,包括有38.8万份访客签证、6.2万份学生签证和9550份临时技术移民签证。


ABC中文联系了内政部,请其就境内签证申请延期的问题置评,但直至截稿内政部没有做出回应。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