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Oops…暂时没有可以显示的新闻!

来加探望子女遇不测 男子撞残 欠医院$140万

一对来自伊朗的夫妇在2020年2月时来到加拿大探望留学的一对子女,后来因为发生疫情,两人返程之行被耽搁,于是就在多伦多暂住久些。没想到,一场车祸把这次旅程变成了悲剧。


47岁的Pegah Khaki和56岁Hamid Sarabadani这对半退休的夫妇两年多前来到加拿大,探望26岁的女儿Sougol和22岁的儿子Soroosh。这一对子女都在蒙特利尔留学,他们两夫妻从2017年开始每年都会到加拿大探望孩子。


但这一次,因为疫情发生,边境关闭、航班取消,他们两人只能在加拿大延长居住时间。由于不确定何时会恢复国际航班,他们在2020年夏天决定到多伦多暂住,因为这里有大型的伊朗社区,而且更便于不会法语的他们两夫妻生活。


但2021年5月10日这一天,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晚饭过后,Sarabadani出去探望一个朋友后就一直没有打电话回来。这让Khaki很是担心。后来她才从朋友的妻子那里得知,她们两人的丈夫都卷入了一场车祸。当时Sarabadani与朋友驱车经过Weston Road与Steeles Avenue一处繁忙的十字路口时,出了严重的车祸。


Khaki立刻赶到Sunnybrook医院,这才了解到丈夫在车祸中受重伤,当时他所驾驶的汽车已经被撞得面目全非。根据医院报告,Sarabadani头部受伤,多个部位出现出血性脑中风,肋骨和骨盆骨折,腹腔内出血,下腹部、臀部、腿部和脚都完全失去肌肉使用能力。


警方报告显示,当晚一辆深灰色Honda CRV汽车以“极高的速度”驶向该十字路口红绿灯处,并追尾了Sarabadani开的Ford汽车,导致他的车翻过了另一辆车,并最终摔到了十字路口中间。


图源:niagarafallsreview/Soroosh Sarabadani提供


今年早些时候,Khaki被告知,原先被控告疏忽驾驶的Honda CRV司机已经被撤销控罪,理由是事发时他出现了未被确诊的糖尿病症状。


虽然Khaki和Sarabadani都购买了2万5000元的旅游保险,而且汽车保险可以赔偿100万。但是Khaki表示,Sarabadani从Sunnybrook医院转到North York General医院后,仍需要继续接受治疗,医疗账单已达到140万元,而且费用还在增长。


虽然疫情期间,安省政府颁布临时政策,同意拨款给医院和医疗部门,来为没有保险的病人(包括来加拿大的游客)提供必要服务,但是Khaki和Sarabadani的伤害保险律师Marjan Delavar表示,两人被拒绝提供医疗保险因为他是在车祸中受伤,且得到了汽车保险赔偿。


“加拿大是个美好的国家,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人。出于人道主义和道德层面考虑,我们都有这个责任来为这个家庭做正确的事。他们已经精疲力竭,不仅财务能力已几乎耗尽,还处于绝望之中,” Delavar说道。


去年11月时 ,Khaki以人道主义理由为他们两人以及儿子递交了永久居民申请,希望在加拿大居留身份的转变能够帮助Sarabadani支付剩下治疗阶段的医药费,同时他们一家人也需要继续留在加拿大工作并照顾Sarabadani。(他们的女儿此前已递交了永久居民身份的申请,而他们两人所持的旅游签证已经过期,续签申请自今年三月开始至今还没有得到批复。)


他们的移民律师Pantea Jafari表示,他们两夫妻本来没有意愿要留在加拿大,因为在事故发生前,他们在伊朗有成功的事业和舒适的生活。但是按照Sarabadani现在的状况,他无法在伊朗获得相同质量的医疗护理。他需要吃22种不同的药,而且需要多种不同方面的医疗人员来提供治疗。他们一家也被建议说,现在把Sarabadani送回伊朗治疗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路途上有很多风险。


来加探望子女遇不测 男子撞残 欠医院0万

来加探望子女遇不测 男子撞残 欠医院0万


Jafari还表示,他们原本可以通过申请难民来获得身份,以支付医疗费用。但是他们选择不这么做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并不是真正意义上需要寻求庇护的难民。他们也不愿此时在网上发起众筹,除非自己银行账户里的钱已经完全用完。


据悉,Sarabadani毕业于伊朗最好的学校Technical University of Tehran的矿业工程系。后来他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并在取得成功后于2019年6月将公司转手。“我们之前的生活很好,从来没担心过钱的问题,” Khaki说道。


但是这场车祸改变了这一切。“我父母本来可以安享退休生活。谁知道这件事会突然发生让你的生活分崩离析?现在所有的事情在我们看来还是那么不真实,” 两人的儿子Soroosh说道。


现在Soroosh暂时放弃了原先参与的食品服务管理项目,帮助母亲一同照顾Sarabadani。“我希望人们可以体谅一下我们的处境。我们仍然有尊严。我们不是在寻求同情,而是同理心。”


移民部官员表示,已经知晓了他们一家人的情况。他们的申请从去年11月开始就在排队等候处理,现在申请者的平均处理时间是21个月。


现在Khaki每天都在姑息疗法病房内照顾Sarabadani,为他保持干净整洁的面容、换尿布、补充营养物质,同时也为他的肢体做复健。“虽然我知道他要痊愈几乎已经没有希望,但我需要做一些事情来让自己感觉好些。”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