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从希拉克到马克龙,法国如此失去了其在非洲的影响力

2013年1月,法国军队似乎成为了“救世主”,参与“薮猫行动”的士兵瞬间控制了被圣战分子控制的马里北部城镇。此行动之后,巴黎的威望似乎瞬间提升了很多。但那种兴奋就像和平一样短暂。所以在不到10年后,这些士兵被在巴马科执政的军政府所驱逐。当时最后一批法国士兵并未大张旗鼓地离开这个国家。这大大削弱了法国在非洲各地的影响力,被迫让位于莫斯科和北京。


有了上述介绍,夏洛特·拉兰(Charlotte Lallan)在法国杂志《快报》(L’EXPRES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解释了法国人是如何立即被她所说的俄罗斯雇佣军所取代的。而作者所认为的这些斯拉夫“战犬”并不是一开始就有非洲的经验。2018年以来,俄罗斯一直在那里四处走动。此外,作为为现任中非共和国总统福斯坦·阿尔尚热·图瓦德拉(Faustin Archange Touadéra)提供安全保障的回报,俄罗斯还获得了黄金和钻石。


作者警示称,在这20年内,法国公司在非洲市场的一半份额都被中国、德国或印度抢走。原因是,从达喀尔到尼亚美恩再到贾梅纳,反法国的示威活动越来越多。甚至数百人站出来大喊:“法国!离开!”


作者引用了一些非洲人对法国的厌恶言论。因为她认为,法国的这些政策“目光短浅,并且对法国具有永久性损害”。科伦丁·科恩(Corentin Cohen)在卡内基基金会的备忘录中称,其中包括“增加非欧洲人的学费”。此外,总部位于达喀尔的廷巴克图研究所地区主任巴卡里·桑巴(Bakari Sammba)称,还有“法语国家只有巴黎这么对非洲人说:‘请说法语’,但请待在家里,因为你们在外面说法语是不合逻辑的。”


思想、军事和政治上的“滑铁卢”


喀麦隆历史学家阿奇里·姆贝姆比(Achille Mbembe)表示,法国“不再拥有实现其野心的必要手段”。


姆贝姆比曾在2021年受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委托思考在非洲“重建”问题。他认为,“法国在思想、军事、政治和经济等方面正处于“滑铁卢”的边缘,即据他所说是处在一个经历之后就没人想要再次陷入的完全失败的境地。”


多年来,巴黎的失误越来越多。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及其总理利昂内尔·若斯潘都没有前往达喀尔参加塞内加尔前总统列奥波尔德·塞达·桑戈尔的葬礼,此为前总统既是诗人、学者,也是法国与非洲关系的象征。


2007年,时任总统萨科齐在公开演讲中表示,“非洲的悲剧源于非洲人还没有足够多的历史经验”。与此同时,姆贝姆比还认为,利比亚问题是萨科齐犯下的罪孽之一,并且其影响远未结束。


这段历史的继承人、现任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告诉布基纳法索的瓦加杜古大学学生称,他想“重塑友谊”。此外,他还承认,法国对1994年卢旺达图西族的种族灭绝事件负有“重大责任”。


但除了“薮猫行动”之外,法国在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加蓬和吉布提的4个基地的军事存在都让民众感到憎恶。据作者所说,其中的原因是“法国仍然是一个前殖民大国,所以法国士兵基本上不受欢迎。”


尽管最终转变为“固定驻扎”的“薮猫行动”取得了暂时的成功,但地方政府的预期并没能实现。但法国仍继续支持那些被放逐的领导人,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更倾向于“以军队为中心”的战略。此外,法国还将当地的海岸视为其军队训练场和装备展示区,旨在能在军火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尽管许多外交官警告过可能会有陷入僵局的危险,以及一些法国盟友的做法较为可疑。但前法国驻巴马科大使伊芙琳·德科普斯(Evelyne Decorps)对马里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总统的治理以及法国军队在那里驻扎的方式并没有美化。她称,有消息称,随后莫斯科会与非洲签署了30项安全合作协议。而她已经提醒法国外交部和情报部门注意巴马科可能会出现亲俄言论这件事。


经济挫折


另一方面,正如作者所说,曾经由法国管辖喀麦隆也体现了法国这次政策的另一个经济挫折。因为,如今中国占据了主导地位,成为了约30个国家的第一大商品供应国。并且这些国家还与中国签订了许多合作合同,其中包括达喀尔国家大剧院、喀麦隆克里比深水港、肯尼亚内罗毕机场高速以及开罗附近正在建设的非洲标志性第一高楼。


作者还表示,在这场影响力战争中,“在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合同方面,法国公司还远不能与中国公司竞争。正如尼日尔外交部长哈苏米·马苏杜所说,因为法国人认为我们这里的市场很小,他们更喜欢欧洲或亚洲。”


她总结称,10多年来,法国的直接投资下降了18%。而同时,巴黎在意见领袖眼中的形象日益恶化。在非洲大陆认为对自己“最有利”的合作伙伴名单中,法国仅排名第九。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