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Oops…暂时没有可以显示的新闻!

柬埔寨诈骗与台湾:在“一带一路”与“新南向政策”牵扯中,青年被卷入人贩子泥潭

国际社会聚焦中国与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激烈交锋,和与之关联的台湾海峡军事紧张之际,台湾岛内因接连有青年人被引诱到柬埔寨从事电信诈骗活动,甚至遭受禁锢虐待,或拐卖他处,而议论纷纷。


台湾媒体一度传出有约4000人在柬埔寨“失踪”,台湾警察部门驳斥有关说法,但仍证实至少120人在当地未能联系。警察专门到机场拦查和劝返准备赴柬埔寨的民众,引来在野党派嘲笑,同时批评执政民进党营救不力。


在此之前,美国国务院发表年度《人口贩运报告》,将柬埔寨降至情况最恶劣的第三级观察名单,引起金边政府强烈不满。该报告明确指控由中国人组织的犯罪集团诱骗外国劳工到柬埔寨,从事电信诈骗活动。


这起有关诈骗与人口贩运的跨国犯罪活动受到舆论关注之际,台湾的“新南向政策”与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倡议也被牵扯其中。


柬埔寨诈骗活动遇上新冠疫情


“他是邀请做游戏客服运营,给我的薪资是1500到1800美金一个月。他们给我的图片是类似于饭店级的房间照片,工作环境。”


这就是台湾人杨维斌搭上网上假冒招聘活动的开端。他今年34岁,曾经从事按摩工作,但新冠病毒病(COVID-19)疫情导致他失业。


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8月10日公布,2022年6月份全台湾平均总薪资为53068元新台币(1769美元),扣除奖金、加班费等的经常性薪资则平均为44324元新台币(1477美元)。杨维斌遇到的这个“游戏客服”招聘广告,开价显得很吸引。


2022年3月中,杨维斌只身来到柬埔寨首都金边。


杨维斌对BBC中文记者说:“他们会派一个当地的人来接机,当司机载我到地点的时候,那边是一个巷子比较偏僻的小路。”


“我的工作地点就是在四楼。我在其中一个小房间里,跟着一群大陆人和马来西亚人,还有台湾人。他们的工作对我来说很明白的,就是洗钱。”


接下来的时间,杨维斌在严密监视下“工作”,犯罪集团巧立名目,透过“培训费”等克扣工资,休息日也不许离开“园区”。


“那边24小时有几位警卫轮班,然后还有很多监视器,然后那个铁门,基本上你不可能爬得出去。”


“从第二天我就知道我来错地方了,就是这个地方可能非常危险,不是我想像的那样。”


“基本上,我被软禁了58天。”


柬埔寨金边国际机场停机坪上中国特警押解一批电信诈骗嫌犯登机遣返中国(12/10/2017)

2016年前后,柬埔寨曾大规模遣返两岸电信诈骗犯罪嫌疑人到中国大陆,引起台北不满。


最后,杨维斌在一个清晨时分找到机会逃出园区,但因身无分文,只能流连金边赌场给赌客按摩赚取收入。后来靠贿赂当地警察才得以办妥报失护照等手续,再设法办妥临时证件返回台湾。


杨维斌所遭遇的诈骗套路被称为“杀猪盘”。大陆半官方的中新社解释,那是指被称为“屠夫”的犯罪分子通过网络交友等方式,诱骗受害人投资、赌博、网络贷款,得手后立刻注销信息,是为“杀猪”。


如今,“杀猪盘”似乎也被用于把人骗到诈骗集团团队里工作。像杨维斌这样的台湾人来到柬埔寨后失去人身自由,已非个别事件。


台湾外交部证实,据最靠近金边的驻越南胡志明市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统计,自6月21日至8月10日止,共收到222名台湾民众陈情在柬埔寨工作受到限制人身自由;一家台湾媒体报道称“有4000人失联”,但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与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分别反驳,称只有约120人在柬埔寨未能联系。


而这些人很有可能身处的地方是柬埔寨南部港口城市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华人惯称“西港”。


在美国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创始人李强长期研究华人劳工在海外遭受强迫劳动等问题。他对BBC中文记者介绍说,当地有多个经济开发区,每个园区能有数十家诈骗公司在运作。


李强指出,发生在柬埔寨的诱骗与反复拐卖问题,受害人仍以中国大陆占多,台湾籍受害人粗略估计占约5%,但台湾人被诱骗到柬埔寨的情况,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较为严重。


“因为中国大陆封闭之后,很多大陆人出不来了,整个诈骗集团就针对台湾人——台湾人还是可以自由地去柬埔寨。”


“他的诈骗手段是‘人骗人’,先骗了一个台湾人来,然后通过这个台湾人再去骗台湾人。所以这就等于滚雪球的方式。”


俯瞰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西港)(资料图片)

“一带一路”倡议下大量华人涌入柬埔寨西港。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7月曾发公告,称有数名中国公民被电信诈骗集团诱骗偷渡赴柬,后遭非法拘禁并被勒索高额赎金,经使馆与柬埔寨执法部门协调而成功营救。“借此机会,驻柬使馆再次郑重提醒中国公民务必循正规渠道来柬,千万不要轻信网赌电诈集团编织的暴富谎言。”


连日来,台湾媒体报道显示,诈骗集团诱拐台湾人到柬埔寨的手法名目众多,举凡有招聘化妆师、美发师、魔术师,也有网络情缘诈骗。人被骗到当地,想要脱离控制,就得向诈骗集团缴付赎金。李强指出,每人金额可达3万美元。


BBC无法独立核实有关说法。


不过,台湾佛光大学公共事务学系教授兼南向办公室主任陈尚懋认为,这反映了诈骗集团对人力资源需求的迫切。


陈尚懋教授对BBC中文记者说:“台湾有句话叫做‘抓交替’,等于说,你要走,可以,你要再帮我找几个人来,我人够了你才能走,不是说付了钱我就可以走。毕竟你可以看到那个园区范围相当、相当的大,他需要很大量的人来支撑诈骗运作。”


陈尚懋教授负责的南向办公室承办本校学生到东南亚企业实习业务。他认为,经历两年多新冠病毒病疫情后,向往出外工作的台湾年轻人希望走出去,但过去到中国大陆就业的意愿随着两岸关系恶化而减少,到东南亚的意愿则上升。


习近平的“一带一路”与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共同作用?


中国诈骗集团在柬埔寨活动实际已存在相当一段时间,也是两岸关系摩擦点之一。例如在2016年,就曾发生金边当局将台湾籍诈骗嫌疑人遣返至中国大陆事件。


而西港的情况则更形恶劣:《外交家》杂志(The Diplomat)形容西港是眉江河流域“赌场诈骗群岛”的一员;新加坡《联合早报》形容西港是“诈骗乐园”。


总部设在美国华盛顿的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对《外交家》称,发生在西港的侵害人权行为让人“震惊”,包括虚假招聘、没收受害者护照或其他身份证明文件、绑架、软禁、强迫劳动、暴打和性侵害。


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西港)一位西方女性背包客走过一片沙尘滚滚的工地(资料图片)

西港从前被形容为“背包客天堂”。


中国商务部资料显示,西港开发可以追溯至2008年,当年柬埔寨政府设立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至2010年12月13日,在柬埔寨首相洪森与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见证下,中柬两国在北京签署《关于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的协定》。


当地论坛组织柬埔寨思想家(The Thinker Cambodia)联合创办人索克维(Sokvy Rim)在《外交家》杂志撰文说,自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正式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中国人大量涌入西港,从2013年的8万人增长至2019年的25万;2019年7月,当地统计数字显示,西港90%企业由中国人拥有。


同样在2019年,金边政府对外宣告已签发163个赌场牌照,其中91个是在西港签发。但柬埔寨财政部金融业司副司长罗斯·费伦(Ros Phearun)对《高棉时报》称,实际在运营的不到一半。


不过不出两个月,洪森首相在同年8月18日签署针对非法网络赌博的“禁赌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当时评论说:“中方对柬方作出全面禁止网络赌博的决定表示高度赞赏。”


台湾警政署刑事局国际科科长李泱辑接受《自由时报》网络节目专访时说,柬埔寨许多线上博弈公司因禁赌令纷纷转型,改为从事网上爱情诈骗、投资诈骗等,而因诈骗对象是说中文者,许多中国大陆民众就被招揽到当地从事电话诈骗。


《联合早报》这样描述西港一个“诈骗园区”:由20多栋约10层楼高的建筑组成,外观看似非常普通的商业楼,但园区被高高的围墙和带刺铁丝网围起,里面的人也几乎与世隔绝。园区内有餐馆、诊所、理发店、KTV等各种服务设施,但大部分只开放给园区职员。


柬埔寨西哈努克市(西港)一家中餐馆(资料图片)

新冠疫情前,西港大量商号企业是由华人拥有。


索克维的文章说,西港因执法力量薄弱,成为了此类犯罪活动的天堂,而这加深了柬埔寨人民对中国的反感;佛光大学陈尚懋教授对BBC中文指出,他认为诈骗集团选择搞封闭式“诈骗园区”,是为了减少对柬埔寨本地人民的滋扰,但随着中国籍老板透过投资取得柬埔寨公民身份,继而勾结当地官员作保护伞,“园区会越做越大,那比较脱序的行为也会越来越发生”。


美国国务院在7月份发表的《2022年人口贩运报告》柬埔寨部分称,根据非政府组织指控,警察与其他官员“合谋”,让西港等地的这些网络诈骗运作存在;基层警察通风报信,以换取金钱或性服务贿赂,致使针对色情相关人口贩运集团的执法行动失败。


柬埔寨内政部国务秘书兼反贩卖人口委员会副主席朱文英(Chou Bun Eng)批评美方报告“不公平”,将柬埔寨降至第三级观察名单更是抹杀该国反人口贩运努力。


北京并未就美方报告柬埔寨部分中对中国的指控作出回应,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报告中国部分时称:“美国才是世界头号人口贩运大国。无论美方如何掩饰,都洗刷不了自己‘奴隶贸易国’的历史原罪。”


台湾在野中国国民党持续向执政民进党施压之余,党内也有为柬埔寨辩护的声音。本身为柬埔寨华侨的国民党妇女部主任,前立法委员林丽婵在Facebook发文说:“其实柬埔寨政府与当地警政单位一直很努力在打击犯罪,但说真的任何政府都很难一次将所有的犯罪根除。”


“我要特别强调,东南亚国家跟任何其他国家都一样,不可能完全没有犯罪问题,但希望大家不要过度的渲染或夸大,甚至因此污名化东南亚国家,这反而会加深台湾跟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误解和对立,不利双方交流,更不利于政府的南向政策。”


林丽蝉Facebook截屏(15/8/2022)


line


香港也传出柬埔寨诈骗案件


香港廉政公署总部开放日上展示的证物道具——诈骗分子用来扣押受害人身份证的保温饭盒(资料图片)


台湾人被诱骗至柬埔寨的消息被当地媒体广泛报道之后,香港媒体也曝光了类似案件。


《星岛日报》报系分别报道了一名男子怀疑被网上情缘骗局引诱到柬埔寨后,遭禁锢殴打,又有网民声称受聘到柬埔寨从事银行工作,但有关招聘广告所提及的星展银行(DBS)回应称,柬埔寨并无星展银行分行。


中国香港特区入境事务处向该报证实,2022年以来,至少17名香港人怀疑在柬埔寨、缅甸、泰国和老挝失踪,但有12人已经返回香港。


成功逃脱柬埔寨诈骗集团的台湾人杨维斌对BBC中文指出,他也接到香港人私下联络,相信对于诈骗集团来说,“台湾人、大陆人、马来西亚人,现在都不好骗了,他们诈骗的目标已经转向香港了”。


杨维斌促请香港媒体正视有关情况,以免更多港人受害。


中国外交部驻香港特派员公署8月17日称“高度重视涉港领事保护工作”,将与香港入境处和中国驻有关国家使领馆等密切沟通,“积极查找失联人员下落”。


line


官方中央社等台湾媒体将西港诈骗活动形容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后遗症,国民党则指责民进党蔡英文政府“新南向政策”导致台湾人被诱拐到柬埔寨,“只顾选举,罔顾生命”——目前台湾各党派已在为11月举行的“九合一”地方选举大力拉票。


国民党的主张似乎得到一定的舆论支持。联合报系《经济日报》发表社论说:“柬埔寨对台湾素来就不友善……柬国也曾指责蔡政府介入其内政,更奉行‘一个中国’原则,但举动相当激烈,例如禁止在柬国台商悬挂中华民国国旗。在全球普遍谴责中国大陆对台军演之际,柬埔寨是少数公开支持中国的国家。”


“由此次事件显示台湾在柬国不但没有官方管道,也欠缺有力的民间人脉网络,可以提供在地协助,反应出政府推动‘新南向政策’的盲点。”


同样基于缺乏官方管道协助在地台湾居民,台湾中华人权协会也要求蔡英文政府“重新检讨新南向政策成效”。


中华人权协会又提出:“人蛇集团显然是利用台湾青年求职困境予以诱骗,政府应立即扩大求职与失业救助管道,同时加速经济复苏脚步、改善国内就业环境,帮助台湾青年脱离失业或谋生困难,才是釜底抽薪、正本清源的有效解决之道;只要台湾就业环境好,台湾青年又怎会愿意离乡背井,冒险远赴重洋去谋职讨生活呢?”


据主计总处数据,2021年台湾15岁至29岁青年失业率为8.8%,2022年6月份回落至8.3%,但仍是整体失业率的两倍多。


台北街头一对男女搭乘摩托车走过市集(6/7/2022)

新冠病毒疫情与两岸关系恶化改变了台湾民众的就业出路。


中国劳工观察创始人李强认同台湾青年走向柬埔寨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中国大陆的工作机会在疫情下不复存在,但他认为这“不是民进党的政策造成的”。


李强对BBC中文说:“就是国民党在这个时候执政,这个情况也是会发生的……因为台湾以前对中国大陆依靠太严重了,在短期内是无法扭转的。”


在教学之余也在从事“新南向”工作的陈尚懋教授则认同蔡英文2020年起第二个任期的“新南向政策”与首个任期有落差。


“政策的重点是强调双向的人才交流,疫情之下无法人才交流,确实造成阻碍。”


除此之外,陈尚懋教授还认为,蔡英文政府对外政策重心也发生了变化。他对BBC中文说:“你可以看到第二任她大概喊的都是印太战略,关注的是美国、日本这些跟我们民主理念相同的国家。所以在这情况底下,大部分资源都转到了那边去了……东南亚自然会受到一些忽略。”


陈尚懋说,台北政府有需要从这次事件中汲取教训,研究日后与东南亚国家交往的时候如何做得更好。


台湾外交部反驳国民党说法,否认罔顾生命,并称2021年台湾与新南向国家贸易总额达到1491 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38%;新南向国家来台就读大专院校的学生人数达 5.77万人,同比增加10%,“成效有目共睹”。


柬埔寨首相洪森(右)在金边和平宫会晤中国外长王毅(左)(3/8/2022)

柬埔寨首相洪森(右)在金边会晤中国外长王毅(左)。执政多年的洪森一直与北京关系良好,奉行“一个中国”政策。


脱险难,民间自救


观察人士均注意到,这次台湾人接连被诱骗至柬埔寨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与民间组织甚至是网红率先出动营救被困人士有关。其中,一个由新加坡诈骗幸存者成立的组织“全球反诈骗组织”(Global Anti Scam Org; GASO)据报先后向台湾与马来西亚执法部门提供情报,又派员亲赴当地,救出多名受害人。


与此同时,泰国警察宣布抓获拥有柬埔寨国籍的中国非法网上赌场嫌犯佘智江,等待中国提出引渡申请。这位又名佘伦凯的富豪同时被指控将原本设于西港的“诈骗园区”转至缅甸克伦邦妙瓦底地区(Myawaddy, Kayin),其被捕消息让受骗人员自西港转卖他处的问题进一步曝光。


台湾警察明显感受到压力。警政署刑事局8月17日宣布设立专案组,在两周内清查全台湾旅馆、民宿、日租套房,逮捕24人,并救出31名被害人。


刑事局又连续多天到桃园国际机场,针对前往柬埔寨航班的报到值机柜台,举起劝谕“提防诈骗”标语,并主动接触出境赴柬旅客劝返。台北市市长柯文哲调侃此举“太好笑了”,但刑事局称相当有效,已劝返近30人。


不过,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指出,除了台湾当局无法透过外交渠道营救被困民众外,受害人信息真伪难以核实也是一个难题。


2022年2月,中国江苏男子李亚缘纶声称被诱拐到柬埔寨成为“血奴”,中国使馆通报柬埔寨警察单位调查,但结果被柬埔寨警方认定为虚假编造。协助他的中柬义工队队长陈宝荣等人被柬埔寨警方带走调查,李亚缘纶则于6月被遣返中国。李强称陈宝荣确曾协助救出多人,“他被抓了,就再没有人关注这事情了”。


陈尚懋教授也说:“你光是甄别受害者就已经有困难度在了。”他认为,在柬埔寨与中国大陆关系较好的国际政治现实下,台湾政府想要营救滞留民众的难度提升,依靠当地台商仗义相助是一条出路,但台湾黑帮在柬埔寨活动所带来的阻力也不能忽视。


陈尚懋也指出,要是人口贩卖问题持续恶化,将对柬埔寨形象构成莫大伤害。洪森首相预计要在2023年大选中交棒于长子洪玛内,而东南亚将于2022年11月接连举行东南亚国家联盟(ASEAN)系列会议、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峰会和二十国集团(G20)峰会,预期金边政府届时将作出友善回应。


补充报道:BBC中文视像记者李洛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