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香港疫情管控放松:官方医学专家也说“有绝对条件”恢复正常,特区政府“压力山大”

9月伊始,香港新冠病毒病(COVID-19)单日确诊数目再次破万之后,近日数字持续回落。与此同时,另一组数字的出现,让早日免隔离通关与社会恢复正常的呼声再次高涨。


中国香港特区财政司司长陈茂波称,香港本财政年度恐将录得1000亿港元赤字(127.39亿美元;897.83亿元人民币)。他还警告2022年香港经济濒临负增长边缘。


在经济压力增加之际,特区政府首席抗疫顾问袁国勇教授领头撰文,强调香港“完全有条件”恢复正常,并指出新冠病毒病成为风土病的“事实”,间接说明中国坚持的“动态清零”政策在香港已不再可行。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李家超承诺“尽快完成”有关调整政策的分析,并“尽早向大家公布”有关决定。这个“尽早公布”的压力如今正在增加。


当政府顾问也主张开放


9月19日,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与另外三名港大医学院学者联合署名的一篇文章在网上发布。文章指出,“流感病毒确实异于新冠”,“但是,自从有了新冠疫苗及抗病毒药物后,新冠的杀伤力已大幅减弱”至近乎“急性的呼吸道病毒”。


文章还说,香港已有充分准备,已充分了解目前当道的新冠奥密克戎(Omicron)系列变异病毒株的和各种特性,因此香港“完全有条件”恢复正常社会运转。


袁国勇等专家的这篇文章描述着中国以外许多国家都已采取的“与病毒共存”策略,但官方中国中央电视台9月初曾撰文,以美国疫情为例严厉批评:“事实一再证明,选择与病毒共存,就是选择跟魔鬼共舞,就是放任病毒吞噬民众健康,无视魔鬼侵害国民生命。”


但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9月18日播出的《60分钟时事杂志》专访中,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说,新冠疫情已在美国结束。


袁国勇等人的文章也说,“市民大众应该开始明白新冠病毒感染已经在本港扎根,并已成为风土病之事实”,“本港绝对有条件进一步实现以检测代替隔离之‘0+7’方案,甚至更进取方案,加速迈向复常”。


所谓“0+7”,就是外来旅客入境之后只须连续七天自我医学监察,无须在酒店隔离检疫。当讨论香港社会从抗疫状态恢复正常时,这似乎成为了指标。


袁国勇教授目前也是李家超委任的“抗疫专家顾问团”成员,在新冠疫情初期也曾作为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高级别专家组成员参与大陆地区抗疫工作。这篇文章发表前不久,他本人也首次确诊感染新冠,须在家隔离。


这也不是袁国勇教授首次撰文呼吁放宽抗疫措施——7月中,他与同属专家顾问团成员的港大医学院助理院长孔繁毅教授等三人一同撰文,呼吁趁夏季逐步放宽社交距离措施,让社区透过低度传播产生自然感染,与疫苗接种产生“混合免疫”,从而避免医疗系统崩溃。


香港新界葵涌玛嘉烈医院急诊室外一辆救护车停车(中新社图片15/8/2022)

卢宠茂持续强调香港公营医疗系统因新冠疫情而严重受压。


9月19日这篇以类似学术论文格式撰写的文章,排在首位的作者是港大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金教授对BBC中文记者表示,这篇文章已酝酿了两个星期。


“我们不是说要跟他(香港特区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教授)唱对台戏,只是这是我们研究的科目,我们把科学事实都讲出来,都有哪些证据,还有我们的想法都有哪些,都讲出来,给大家参考而已。”


两个多月前,卢宠茂还没有加入特区政府,仍是港大医学院肝胆胰外科讲座教授和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金冬雁强调,众作者与卢宠茂分属好友,写这篇文章并无让其尴尬之意。


彭博社9月初曾引述消息人士称,李家超希望能在11月举行国际金融投资峰会以前放宽香港抗疫措施,但卢宠茂反而极力主张进一步收紧。


金冬雁、袁国勇等人的文章发布前的一周,卢宠茂与香港医院管理局前行政总裁梁柏贤就当前疫情死亡率定义的不点名隔空激辩,成为本地舆论焦点。


梁柏贤指出,5月份至今的新冠死亡率与流感相若,质疑“有些人还拖着复常后腿”。卢宠茂反驳自去年底至今的新冠死亡率是流感的六倍,说“食花生的人讲就易(吃瓜的人说说可容易)”,又批评认为新冠死亡率跟流感分别不大是“严重选择性偏误”。


卢宠茂9月17日被追问何时放宽管制时说:“今年,2022年,至今已有超过9000人死于新冠病毒病,我们不能光看过去三个月。”


“现在每天仍有超过350位新冠病人被公营医疗系统收治,公营体系内合共有近2800位新冠病人,占据我们重症病床总量超过15%。”


“这些我们都得考虑,不光是片面的看过去三个月的死亡率。”


李家超(中)与抗疫官员在金钟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内出席新闻发布会(8/8/2022)

香港特首李家超强调其抗疫官员团队“团结”。


四位港大卫生学者的文章明言,6月以来的疫情“可称为第六波”,间接支持了梁柏贤的说法。目前港府仍将此轮疫情视为自2021年12月31日开始的第五波疫情。


金东雁对BBC中文说:“我们的整体想法是,中央对香港的要求,是要香港跟世界连接,所以我们是觉得,香港其实有条件先做好跟世界连接。你说是‘先行先试’也好,说是香港特色也罢,我们完全有条件这样做。”


“要是你现在跟1月、2月那时候那么多重症,有这么多人死亡的话,我们也主张你得铁腕一点,再把它压下去。可现在不是,现在死亡率很低,重症率很低。”


金冬雁认为,把新冠病毒病视作流感一类呼吸道病毒疾病,是“面对现实”,且能显著释放医疗资源。香港私营个体全科医生诊所林立,“降级”新冠病毒病,意味着能诊治新冠病毒病的医生大幅增加。


香港管治班子“内讧”?


与梁柏贤的不点名隔空交火,使得卢宠茂被香港媒体形容在搞“战狼式抗疫”。自7月1日就任以来,他先后公开责难私营医院协助抗疫不力,在彭博社报道发表之后不点名批评媒体搬弄是非,又在立法会会议上承认要求政府专家顾问——即袁国勇等人——在顾问团内“充分沟通”后再“统一发布消息”。


彭博的报道让本地舆论质疑特区政府管治班子内是否不和。对此,卢宠茂与李家超均坚称政府内部团结。


李家超9月初曾说:“政府团队是团结的,每个人的工作关系都是非常愉快和良好。在我们每次讨论政策时,当然我们都会讨论其利弊;在讨论后,大家决定的事情亦会一致地推行。”


“我们希望大家都明白,我们希望在整体防疫政策方面作充分讨论,然后作出最好的决定,原则亦如我们以前所说,以最小代价,达到最大效果。”


香港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8/8/2022)

卢宠茂被形容为在搞“战狼式抗疫”。


卢宠茂17日出席香港商业电台访谈节目时被问到,能否在11月实施“0+7”,结果他反问主持人:“为何你不提出可能早一些?”这被认为是他立场软化,改变口风。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对BBC中文评论说,他不会形容特区政府在防疫决策上出现内讧,但其决策始终受到多方面拉扯,包括港府在中国“动态清零”面前不敢随意“减辣”,新加坡在香港继续处于封闭的状态下“躺赢”,还有以亲建制为主流的本地商界担忧“同归于尽”而向港府施压。


刘锐绍说:“究竟所谓的通关是跟外国先通关,还是先跟大陆通关?要是先跟大陆通关,就得看国内‘清零’政策如何执行。但要是先跟外国通关,跟大陆通关晚,那是政治不正确。但现在建制派开始察觉,要是你顾虑这一点,经济要死掉,于是也不太去想这问题。”


过去至少一年,国际商界估计中国何时“开关”,恢复与世界正常交往,一般是以中共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时间为参考。如今会否提前?刘锐绍认为有此可能。


“因为形势已轮不到你去控制……官方最多就是控制宏观环境和政策,但它管不到微观的事情,人家说走就走。”


香港维多利亚公园内群众跑手们在渣打香港马拉松冲线处合影留念(中新社图片24/10/2021)

渣打香港马拉松是香港主要国际体育盛事之一。


刘锐绍所指的“说走就走”,是国际龙舟联合会近日通过将2023年世界龙舟锦标赛,从香港改到泰国举办,以及香港田径总会宣布取消2022年香港渣打马拉松——虽然后来宣布将在2023年2月举办——而新加坡渣打马拉松宣布将于12月举行之后,商界担忧国际活动将接二连三离香港而去。


刘锐绍对BBC中文说:“大家都明白,北京多次说‘牢牢掌握全面管治权’,那么大家早晚会追究责任追到北京去。种种形势让现在复苏的速度加快了。到10月,或者二十大前,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北京也似乎表达了其软化立场。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黄柳权9月20日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我注意到,新一届特区政府上任以后多次强调,接轨世界与和内地通关并不矛盾,而且特区政府也根据香港疫情和全球疫情变化情况与香港的实际情况,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因时因势调整和优化香港的疫情防控措施。”


“我认为,特区政府做的这些调整无可厚非,也不需要去过度解读。”


9月22日,卢宠茂带领几位卫生官员到新接种点同时注射第四剂新冠病毒疫苗与季节性流感疫苗之后说:“其实奥密克戎疫情由年初到现在有一个很重大的改变,就是巿民的接种率提高了很多,总体的新冠疫苗接种率已经接近94%。超过70%的巿民已完成接种三剂。正因为高接种率,总体的严重个案和死亡个案较年初时减少。”


一轮有关死亡率的争论,与长时间强调老年人与儿童接种率不足之后,这番言论无疑显得正面。


香港某疫苗接种中心一名身穿全套个人防护装备的医疗人员为一名幼童接种疫苗(中新社图片28/8/2022)

香港特区当局近期主力促请老人与儿童接种新冠疫苗。


“外部压力”与“期望管理”


医学专家也高呼“0+7”的背景,是“财神爷喊穷”。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发表博客文章说:“在经济低迷的环境下,可以预期政府的收入将不如预期,但开支却有所上升,在此情况下,本年度的财政状况将较预期差。估计2022至23财政年度将会录得超过1000亿元赤字,远高于今年初预算案所估算的563亿元。”


“如是者,这将会是历来第二高的财政赤字,仅次于前年(2020年)2325亿元赤字的历史纪录,亦意味政府的财政储备或会进一步降至8000亿元的边缘。”


9月22日,陈茂波向记者们进一步解说:“今年的经济环境只是一般,大家看得到楼市和股市都比较淡静,所以印花税收入预计会下跌。此外,在这物业市场环境下,卖地收入也会下跌,所以我们估计今年会出现过千亿的赤字。”


“总的来说,大家看到上半年的经济收缩得比较严重,估计今年全年负增长的机会非常高。”


金冬雁教授对BBC中文承认,正因为持续严控疫情对香港经济所造成的冲击此时相继涌现,才要趁此机会发表他们的联名文章。


香港九龙红磡一群老年人排队领取志愿者派发的免费盒饭(11/9/2022)

阮颖娴认为多数香港市民希望市面尽快恢复正常,让他们得以重新就业,自力更生。


香港大学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讲师阮颖娴博士对BBC中文指出:“通常财政司司长们都会做‘期望管理’,他一早告诉你很严重——因为帐目不好看是他的错,他担心大家责难——最后结算的时候可以使使财技,把账目弄得好看点。”


阮颖娴分析今年香港经济形势说:“基本上整个上半年没有了,然后现在已经是9月,是第三季度,但你能看见许多商店在说等着结业,交不起租金了,都在希望‘开关’,否则熬不下去了。整个经济展望也已经下调了。”


“但其实本身也能多熬好一阵子,因为他声称库房跌至8000亿,哪怕一块钱收入都没有,政府都能熬上一年多,有条件继续做些资助、派钱、补贴的。但问题是,我想穷人都不想再要补贴。”


而且来自商界的压力已不限于国际盛事:9月21日,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总干事威利·沃尔什(Willie Walsh)称,中国“清零”政策已“摧毁”香港的国际航空枢纽地位;香港报章称一家国际邮轮集团考虑放弃重开香港服务,转到新加坡,香港旅游业议会主席徐王美伦警告,再不放宽,未来两年香港恐怕不会有邮轮泊港,失去母港地位。


一张题为“香港新四大奇观”的梗图正在香港网络社区中流传。其内容是:修建机场第三跑道却没有飞机;修建高铁站却没有高铁;修建港珠澳大桥却没有车;修建启德邮轮码头却没有邮轮。


无人机航拍深圳莲塘口岸—香港香园围边境管制站夜景(新华社图片/深圳市口岸办供图31/8/2021)

香港香园围边境管制站(左)—深圳莲塘口岸(右)夜景。因疫情缘故,自2020年8月启用以来,中央的旅客检验大楼一直闲置。


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艾西亚(Alicia Garcia Herrero)9月初曾向BBC中文指出,入境隔离检疫目前是大中华区的共同问题。但台湾22日宣布最快将从10月13日起实施入境“0+7”,行政院长苏贞昌表示,在此之前将分阶段解封边境。


同一天稍后时间,正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的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宣布,日本将在10月11日取消入境人数上限,并开放自由行与短期免签证旅客入境。


中国澳门特区虽然仍在实施比香港严格,与中国大陆一致的“7+3”措施,但由国有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与澳门特区政府主要持股的澳门航空宣布,将从10月12日起恢复来往越南河内与日本东京航线,并计划于11月恢复往返台北航线。澳门特区卫生局传染病防控处处长梁亦好称,当局正收集不同地方数据,进一步研判缩减隔离医学观察的可行性。


具香港特区政府内阁之实的行政会议也有非官守成员呼吁加快撤销入境隔离政策。其中,资深大律师汤家骅称香港经济已“相当危急”;代表商界,身兼立法会议员的林健锋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推出新措施将“太迟”。


中国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前香港政务司司长唐英年稍早前也促请特区政府尽快实现与中国大陆通关:“我们不可内循环,如靠内循环,其实在内出血。”


阮颖娴对BBC中文说:“我觉得比较关键的一点是,连《大公》、《文汇》都在讲,大家就觉得原来讲这事情是安全的,那么更多的声音就会陆续出来。”


《大公报》与《文汇报》作为直属于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的报章,可被理解成香港中联办的机关报。该报系近日报道了有关社会恢复正常的各种倡议——包括金冬雁教授等人的见解——也刊登了相关报道。


阮颖娴说:“情况就是一来多人在说他,他有压力,二来其实也有些信息是,中央可能能接受香港放松一点点,再加上它声称疫情下降,之后可以的了,因此就不用那么紧了。”


香港尖沙咀海旁两位戴着口罩的女士撑着雨伞遮挡阳光(24/7/2022)

香港何时能松绑强制佩戴口罩等防疫法令仍是未知之数。


但何谓开放?阮颖娴强调切莫只进一步缩减隔离检疫天数:“零跟一是很大的分别,三跟二的分别真的不大。那既然分别不大,你何必要弄?这反而会让大家觉得更可笑。”


香港知名体育记者冯坚成在Facebook上谈论渣打香港马拉松“失而复得”的一篇长文收获了近4000点赞,其想法与阮颖娴相当一致。


文章写道:“防疫到底何时了,香港人与我一样,都不知何年何月才得偿所望,不扫码、不打针、不检测,不戴口罩。”


“运动不涉政治是一向工作的信念,这数年来,所有的运动行业都受到政治环境所影响……希望政府减少作无谓的指导,听取田总(香港田径总会)的专业意见,全面配合搞好比赛,不再在政策上架床叠屋……这数年的抑压社会气氛,实在需要一次似样的运动比赛,让香港人消消气。”


医务卫生局局长卢宠茂22日说:“政府一直因应疫情发展作检讨。因应疫情最近有些回落的迹象,我们会适时推出一些优化措施,至于实际是多少,我们会在适当时候公布,那时会向大家交代详情。”


言论或不算新鲜,但香港市民的期待已比之前再次提高。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