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美国用“芯片法”抗击“中国制造2025” 好的开始


拜登政府本周二(9月20日)宣布成立专门负责落实《芯片与科学法》(简称“芯片法”)的办公机构,包括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芯片法”实施协调员以及美国商务部“芯片法”项目办公室、“芯片法”研发办公室和其他几个职位。此举标志“芯片法”的实施正步入快行道。但有专家担忧,这项拜登政府推动的美国史上最全面产业政策立法只是一个良好的开头,其全面落实仍需克服诸多挑战。


8月9日由拜登总统签署生效的《芯片与科学法》旨在加强美国的制造和技术能力,并为与中国展开长期竞争做准备。


“芯片法”将提供527亿美元,通过补贴和税收减免支持芯片在美国国内制造,其中390亿美元用于激励计划,110亿美元用于研发以及劳动力发展计划。该法同时提供2000亿美元,用于支持量子计算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研发。


美国国会两党都将《芯片与科学法》的通过称赞为“一个重大胜利”。以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为首的许多参议院共和党人也摒弃该党历来坚决反对政府干预经济的立场转而支持该法案,凸显美国政界希望增强美国科技和工业能力来对抗北京已成为两党共识。


阿什顿:芯片法只是开了好头


但一些专家警告说,现在还不是沾沾自喜的时候,“芯片法”的实施只是美国在关键领域向“再工业化”迈出的第一步。他们表示,虽然2800亿美元的一揽子计划将极大地促进美国国内的研究和半导体制造能力,但仅凭这一项很可能不足以在与日益强大的中国几十年竞争中维持美国的技术领先优势。


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中国企业事务项目主任安娜·阿什顿(Anna Ashton) 最近在华盛顿国际贸易协会(Washington International Trade Association)主办的一场线上活动中表示,虽然“芯片法”是一个具有非常积极意义的政策,关注于美国国内的产业复兴和构建起一个战略产业,但要想在美国真正打造起至关重要的半导体制造业,并且为美国的芯片需求提供起足够的供应,仍将需要多年的努力和大量的额外资金投入。


她说:“专家估计,我们可能将不得不花费至少1500亿美元。而我们花了两年时间才凑齐520亿美元,这520亿美元其实是为发展这个产业所支付的首付。而且我认为重要的是,要知道台湾的台积电仅在2021年就投入了约300亿美元,几十年来每年的花费都在数十亿美元的规模上。”


阿什顿以美国半导体厂商格芯(GlobalFoundries)在纽约州斥资150亿美元的芯片工厂项目为例。她说,该厂现在每月生产大约3万个40纳米级的晶圆。相比之下,仅台积电的一个工厂就有能力每月生产20万个晶圆。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芯片制造代工龙头台积电和台湾的旗帜在新竹总部外飘扬。(资料照片)


哈夫鲍尔:芯片法补贴力度有限


支持自由贸易的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高级研究员加里·哈夫鲍尔(Gary Hufbauer)警告说,虽然“芯片法”有助于推动美国本土的芯片产业,但与中国的力度相比仍显得相形见绌。


他说:“就中国的目前的情况而言,中国预计从现在到2030年将建造30个新的芯片工厂,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美国在‘芯片法案’出台后,预计将新建约14家工厂。因此芯片法案不会严重减缓中国对芯片生产的投资。它能在一定程度上加速美国的生产投资,但不会对中国的计划产生很大的影响。”


哈夫鲍尔也认为,即使“芯片法”得到全面落实,美国对芯片产业的补贴力度也远远不及台湾和韩国,更不及中国。


“与韩国、台湾,特别是中国的(半导体产业)补贴率相比,美国的补贴算是温和的,”他说,“(芯片法)将使美国的补贴率在一定程度上略高于总运营成本的10%,即运营一家半导体公司的总成本,最高也就是15%。然而,在台湾和韩国,补贴率一直在20%到30%的水平上。而在中国,补贴率一直在30%至40%的水平上。”


中国在2018年出台了“中国制造2025”计划。该计划由中国政府主导,向人工智能和生物制药等关键新兴技术投资数十亿美元,同时推动中国国内高科技制造业的发展,目标是中国70%的关键技术部件都实现国内采购。外界普遍认为,“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政府绕过美国及其盟国长期以来拥有的技术优势从而实现获得全球科技领导地位的一项宏伟计划。


数据显示,中国自2018年以来向高科技制造业投资了数十亿美元,包括在2020年宣布投资1.4万亿美元的巨额资金。中国政府也在增加每年对科研经费的投入,现在中国的年度科研经费总额已仅次于美国。


Thumbnail view only, Click to view original


资料照片:穿着防护设备的员工在位于北京的中国瑞萨电子半导体生产工厂工作。(2020年5月14日)


阿特金斯:芯片法的国家安全色彩浓于产业政策


有分析指出,“芯片法”可以算得上是自上世纪50年代兴建洲际公路系统以来,美国最全面的一项产业政策立法,其资助的项目与中国的“中国制造2025”有一定相似度。但批评人士认为,“芯片法”的通过与其在美国国家安全中扮演的角色有重要联系,这使其战略性被打了折扣。


华盛顿智库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 主席罗伯特·阿特金斯(Robert Atkins)甚至不认为“芯片法”算得上是一项产业政策立法。


“芯片法其实是由国防因素驱动的,”他在华盛顿国际贸易协会主办的另一场活动上说,“如果中国入侵台湾,我们在半导体能力和依赖性方面会有严重的麻烦。因此,这其实是一个国防法案。这就是为什么有这么多共和党人支持它,因为很明显,它对我们国家安全非常关键。”


阿特金斯表示,与其他发达经济体相比,美国的产业政策力度仍显得不足,美国在关键的先进产业中的产出较弱,而且占比还在不断下降。他建议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应发起一项倡议,承诺在十年内将这些产业在美国经济中的集中度相对于全球平均水平至少提高20个百分点。


“如果你看一下航空航天、半导体、计算机、生物技术和机床等行业,美国现在的产能占其经济的比例低于全球平均水平,如果你把软件,比如亚马逊和谷歌之类的拿掉,该指数为0.8。你看一下台湾,他们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韩国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日本高于全球平均50%,德国高出70%。因此,我确实认为,我们的产业正在经历深刻的去工业化,我们需要为其奋斗。”


贝克利:芯片法为美国赢得时间


尽管如此,塔夫茨大学(Tufts University)政治学副教授、《危险地带:即将来临的中国冲突》一书的作者之一迈克尔·贝克利(Michael Beckley)认为,拜登政府在限制中国获得最先进芯片生产技术和芯片方面的战略是成功的,这为美国保持在尖端技术领域保持技术优势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半导体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美国与台湾、荷兰、韩国、日本合作,能够建立一种小型版本的、在冷战时期兴起的COCOM(输出管制统筹委员会)架构,以限制中国获得最先进的制造技术和芯片本身,这为有针对性的出口和投资管制奠定了良好基础。七国集团现在有一系列的倡议,试图建立这些小型的横向联盟,不仅仅是为了试图减缓中国的发展速度,而且也是为了进行合作研发。”他说。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

留言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