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Oops…暂时没有可以显示的新闻!

安倍国葬在抗议声中举行:一场事与愿违"吊唁外交"

9月27日,在日本(专题)东京的安倍晋三国葬现场。图/视觉中国


9月27日,东京千代田区的日本武道馆,在数百民众的激烈抗议声中,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的国葬如期而至。


81天前,安倍在奈良的一场竞选活动中,当街遭遇枪击身亡。事件发生最初,日本公众最大的感受是对安倍遇袭身亡的震惊,以及对政府安保的不信任和愤怒。但当“安倍派”的执政党政客与宗教团体统一教的关联浮出水面后,怒火逐渐向安倍长期执政的自民党和国葬计划上转移。


最新的一次民调数据显示,超过60%的民众反对为安倍举行国葬。而执意为安倍举行国葬的岸田文雄政府的支持率也随之跌至新低。


“自民党试图通过国葬来巩固统治地位,同时展开‘吊唁外交’,但随着多国领导人宣布不会出席,以及民意的反响来看,现在这一切都事与愿违。”高千穗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五野井郁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破例举行的国葬仪式


国葬前夕,整个东京已经处于最高安全级别,大量身穿制服的警察在举行葬礼的武道馆和主要交通枢纽周围来回巡逻,会场附近的道路全天封闭,甚至各车站的投币式储物柜也被密封起来,以确保安全。日本警视厅相关人士透露,本次国葬仅安保人员就超过2万人,超过今年5月美国总统拜登(专题)访日以及日美印澳“四边机制”领导人举行会晤时的安保人数。


尽管如此,当天在武道馆附近的公园,数百抗议民众手举“反对国葬”、“邪教信徒”、“反对修宪”等标语,向武道馆方向前进。


下午2时,国葬仪式正式开始。安倍遗孀安倍昭惠手捧装有骨灰盒的木箱走进大厅,随后首相岸田文雄及前首相菅义伟致悼词。岸田文雄肯定了安倍在加强与美国、印度(专题)、澳大利亚等国外交关系上所做出的贡献。他还表示,自己与安倍是生于同一时代的盟友,能以外相身份加入安倍内阁,他永远引以为豪,并会记住安倍所创下的政绩,以安倍奠定的基础,建立可持续和包容的日本。


约有4300人出席了本次国葬,其中包含700多名来自218个国家、地区以及国际机构的代表。整场葬礼持续约3个小时。


战后以来,吉田茂作为战后日本第一任首相,重新确立了日本的国际地位,并将日本带上经济腾飞的轨道,在去世后破例获得国葬礼遇。而55年后,执政党再度破例为安倍举行国葬,却在国内引发诸多抗议。


岸田文雄列出了为安倍举行国葬的四点理由:一是安倍执政的时间为历史最长,二是安倍创下许多政绩,三是各国都表达了哀悼,四是安倍死于枪击。岸田文雄称,“这(国葬)将向国内外展示我国继承和发扬安倍外交遗产的决心。”


针对日本国内出现的巨大争议,日本前众议员小池政就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说,吉田茂作为战后日本第一任首相,为其破例举行国葬是在国民支持下,且国葬并不伴有宗教阴影。而此次,对安倍首相的功绩评价存在争议,同时对举行国葬本身的正当性也有很大疑问。从公众层面,他们反对的不是国葬本身,而是以国家为主体、用公费举办国葬。


国葬仪式前一日,反对集会组织者藤田孝景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将我们宝贵的税款花在国葬上,是一种践踏宪法的行为。”


五野井郁夫也认为,尽管安倍担任首相长达8年零8个月,但关于安倍的政绩评估并未尘埃落定,“森友学园、加计学园、赏樱会”等丑闻无法因他的去世而被抹去。“关于政客的评价往往要在20、30年,甚至更久后才能做出,尤其在外交领域。”五野井郁夫说。


在小池政就看来,岸田政府执政根基不够稳固,急于通过安倍遗产来加强,但现实并不如他所想。“安倍遇刺后,起初大多数国民都表示同情和惋惜,当时有理由相信国葬会得到民众支持。但随着暗杀背后原因不断被披露出来,对自民党和国葬的反对之声越来越强烈,超出了岸田首相的预想。”


“吊唁外交”事与愿违


近日出席联合国大会期间,岸田文雄曾表示,这次国葬仪式将提供一个参与“吊唁外交”的机会:“配合国葬仪式,我将开展首脑外交。我愿竭尽全力对各国礼数周全,提升对日本的信赖。”


但8天前,在伦敦举行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国葬仪式,五百多名各国政要齐聚英国,一场盛大而庄重的高规格国葬,被视为女王为英国创造的最后一次“外交主场”。间隔仅一周举行的安倍国葬的规格难与之相比,显得冷清许多。


不仅多位国外领导人婉拒了日方的邀请,两位日本前首相菅直人、鸠山由纪夫也都表示拒绝出席。“本次国葬决定未经国会充分讨论,按过去案例判断,我认为举行国葬并不合适。”菅直人办公室指出。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9月22日宣布,日本政府向6000多名国内外政要发送了邀请函,初步统计,约有3600人确定出席。但从9月26日到场阵容来看,除了印度、澳大利亚、新加坡、越南、韩国、蒙古等有限的几个国家外,多数国家的现任元首或政府首脑均未到场。美国派出的是副总统哈里斯,而英国、德国、法国等欧洲大国派出的是已经卸任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


在国葬举行之前,七国集团(G7)领导人中,仅有加拿大(专题)总理特鲁多表示将会出席,但在国葬开始前两天,他以国内遭飓风“菲奥娜”侵袭需要加紧应对为由,临时改变了计划。


五野井郁夫认为,2000年,前首相小渊惠三的葬礼上,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还亲自赶来出席,而此次拜登总统刚刚出席过女王葬礼,却缺席安倍国葬,这对日本国际形象是非常有破坏性的。此外,多国领导人拒绝出席国葬,也显示了日本国际地位的下降。


但五野井郁夫同时指出,日本政府也并没有为“吊唁外交”做好准备。2005年的罗马教皇葬礼上,欧美国家均是时任总统出席,日本派出的是低级别的首相助理。2019年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的国葬上,日本也仅派出了驻法国大使木寺昌人。希拉克生前曾访问日本40多次,但当时作为首相的安倍却没有出席。今年5月,阿联酋总统哈利法去世,日本也仅派出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明作为岸田文雄特使出席葬礼。


“从各个方面来看,浪费国家数十亿元开支的‘吊唁外交’并没有起到成效。”五野井郁夫认为。


支持率逼近“危险水平”


在日本国内,争议的焦点主要在于这场葬礼的高昂开支。日媒援引英国《每日镜报》的报道称,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国葬耗资约800万英镑(约合6115万元人民币(专题)),而根据日本政府的推算,安倍国葬预算高达16.6亿日元(约合8257万元人民币)。还有质疑声音称,安倍国葬仪式的实际花费金额可能比这还要多,因为东京奥运会的花费就是日本政府预估花费的两倍多。


小池政就表示,因人口负增长、需求下降、政治议程阻挠了产业升级,日本现在面临着严峻的经济挑战,民众正饱受通胀困扰,面对不断上涨的食品和燃料价格。自安倍执政以来,日本政府和日本央行采取更简单和肤浅的金融宽松方式以维持经济增长。但现在,日元出现历史性贬值,进一步推高了进口商品和能源价格,造成贸易赤字,而贸易赤字则会损害日元声誉,导致日元进一步贬值,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


除此之外,公众的抗议还源于自民党与“统一教”的密切关联。《朝日新闻》与共同社的一项调查披露,受访的381名自民党国会议员当中,最少有146人与“统一教”有关系,占比高达38%,其中仅“安倍派”就有39人。


8月10日,岸田文雄紧急宣布对自民党高层进行人事调整,并重组内阁,有7名和“统一教”有交集的阁员被替换。但重组之后,新内阁仍被发现有至少5人与“统一教”存在关联。


小池政就认为,这次内阁改组,并不能消除国民的不信任感,而对自民党内“安倍派”的削弱,还构成了对前首相的失礼,极有可能招致保守派人士的反对。


内阁重组一个多月后,日本时事通信社16日公布的民调显示,岸田文雄内阁的支持率继续下滑,较8月大跌12个百分点,下滑至32.3%,创下岸田自去年10月上任以来的新低。不支持率则升至40%,较8月上升了11.5%,首次超过支持率。


有分析称,如果日本首相支持率降至30%的“危险水平”,将意味着岸田政府推动政治议程时可能会遇到阻碍。


在小池政就看来,目前如果岸田政府想要逆转支持率下跌的趋势,就必须解散统一教会。“但在实际操作上,这几乎没有可能。”小池政就说。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