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信息
生活娱乐
华语专栏
视频播放

巴西是时候从博索纳罗噩梦中醒来了

在2018年巴西的上次大选之后,《华尔街日报》的社论版庆祝了雅伊尔·博索纳罗的胜利。此人是前低级军官、极右翼边缘政治家。同时,他也是1964年至1985年期间巴西残暴的军事独裁的支持者。


根据右翼作家玛丽·阿纳斯塔西娅·奥格雷迪(Mary Anastasia O’Grady)的一篇可笑的文章,这位男子的选举胜利一个简单的解释。许多分析家将此事与当时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进行比较。尽管博索纳罗“被贴上种族主义、厌女、恐同、法西斯主义、倡导酷刑和有抱负的独裁者的标签”,但他还是在选举中占了上风。这篇文章辩论称,因为巴西人“正处于对社会主义进行审判的民族觉醒之中,即博索纳罗总统职位的替代方案”。


虽然有一个社会主义总统在任意一天肯定会战胜法西斯主义的折磨,但实际上,“社会主义”甚至在2018年的竞选中都没有出现。候选人博索纳罗已经被打败的巴西劳工党(PT)并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中左翼党派。并且多年来,该党为实现并推进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利益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更不用说,在帮助数百万巴西人摆脱贫困和饥饿之时,巴西劳工党公然犯下了左翼罪行,正如在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总统领导时期的21世纪前十年所发生的那样。


如今,这个南美洲最大的国家又到了举行选举的时候。并且人们可能会再次“觉醒”。10月3日,巴西举行投票,而卢拉会重返竞选舞台。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民意调查中领先博索纳罗。不过,正如彭博社报道的那样,高盛(GoldmanSachs)以及相关的对冲基金已经向客户做出保证,选举将会比调查所表现的“更严格”。


博索纳罗对民主怀着蔑视的态度。当然,这意味着他不一定能够接受卢拉在10月2日,或者在10月30日的决选中取得胜利。如果没有候选人能够获得一半的选票,那么决选将必须要举行。同时也不能低估社交媒体虚假信息在团结博索纳罗选民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此人是巴西名副其实的祸害。


值得回顾的是,2018年,一场以“反腐败”为幌子将巴西劳工党妖魔化和定罪的风靡的右翼运动极大地推动了博索纳罗选举的成功。博索纳罗此人会继续传播新冠病毒疫苗可以将人变成鳄鱼并让女性长胡须等谣言。卢拉本人于2018年4月因在同一竞选活动中被捏造的指控而入狱。在此之前,他一直是赢得当年总统竞选的热门人选。


研究巴西反腐败政治的历史学家本杰明·福格尔(Benjamin Fogel)最近向我解释了有关推动“巴西社会普遍向右翼转变”的一些额外因素。正是这些因素使博索纳罗成为了国家元首。而其中就包括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这些人有着“精英主义”的社会观点。他们基本上将贫困问题归咎于穷人。因此,社会福利计划以及其他政府为解决结构性不平等而付出努力经常被他们认为不值得,或者认为这些本身就是一种腐败的形式。


当然,与社会右翼倾向相关的元素还有大企业的慈善金融阴谋,以及曾经认为是禁忌的话题的正常化,例如与军事独裁有关的话题。事实证明,在政治上,基督教福音派的迅速传播与博索纳罗的保守狂热的标志性特征是相互兼容的。


然而,正如福格尔所强调的那样,关于总统的任职方法,博索纳罗“除了解散基本的政府机构外,并没有真正转化为任何实际的治理话语”。公共卫生、公共教育以及其他右翼所深恶痛绝的概念都遭到了抨击。同时,博索纳罗任命了许多军官,挤满了内阁和公共行政部门,并且人数比独裁时期还要多。


在新冠疫情期间,博尔索纳罗将新冠病毒列为“小流感”。而由于他对疫情管理不当,巴西官方死亡人数接近70万人。这使得该国在新冠病毒死亡人数上仅次于美国,称为死亡人数第二多的国家。一名巴西女记者曾向总统询问国内疫苗的接种率。当时博索纳罗以成熟的应对模板回应称:“你在睡梦中还想着我,你一定是在迷恋着我或者别的什么。”


此外,对于环境来说,他也一直是一种瘟疫的存在。因为他热衷于支持破坏亚马逊热带雨林。毕竟,这并不像亚马逊对地球上的生命至关重要。


并且再加上严重的经济管理不善、通货膨胀率飙升、贫困率上升以及巴西新纳粹团体成员的激增,并且这开始看起来像是一种旧的“觉醒”,而并不是人们想象的全部。不过,据他的妻子米歇尔·博索纳罗所说,至少博索纳罗将巴西总统府从以前“占领”它的“恶魔”手中拯救了出来。并且总统还努力地向其公民灌输一种深刻且敬畏上帝的虔诚,并在8月份鼓励支持者们称:“买枪吧!圣经里就有枪!”


而此时,腐败罪已被取消的卢拉努力讨好对博索纳罗不满的精英选民,而他的过分迁就不出意外地让许多左翼人士感到非常失望。他选择了一位曾经对抗过劳工党的右翼竞选伙伴。然而,根据目前的情况,卢拉是摆脱博索纳主义噩梦的唯一选择。


正如历史学家福格尔对我解释的那样,“在这次选举中,卢拉所代表的不是激进主义,而是对你可以为你和你的家人提供更好日子的记忆”。他还强调最重要的是,要质疑巴西实权是否“在治理方面存在任何实际利益”,或者其目的是否只是为了“取消所有保护”,以追求一种“对所有人的战争”。


在博索纳罗预计在选举中失利之前,巴西亚马逊地区发生了大火。而也许没有什么比这场肆虐的大火更能体现这场战争的世界末日性质了。这是因为在砍伐森林仍然是一件好事的时候,砍伐者就会竞相砍伐森林。


在巴西人前往投票站的时候,希望这个国家即将从噩梦中醒来。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为作者自身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民调中心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