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为何在谴责种族主义的问题上犹豫不决?

当约瑟普·博雷利近期将欧洲称为“花园”,而将世界其他地区称为“丛林”的时候,他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愤怒。然而,人们相对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几天之前,许多西方国家也拒绝公开表明反对种族主义的立场。


今年10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了一项反对种族主义、仇外心理和不容忍的决议草案。该决议称殖民主义和奴隶制“严重违反了国际法”。这项决议要求前殖民地和奴隶贸易州支付与“(他们)所造成的伤害成比例”的赔款,此外还提出了一些其他的要求。


在总共47个国家中,共有32个国家(大多是拉丁美洲、非洲和亚洲国家)投了赞成票。另外9个国家投了反对票,包括捷克共和国、法国、德国、黑山、荷兰、波兰、乌克兰、英国和美国。


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投下的反对票是在提醒人们注意,美国和欧洲的国内政治正在右转,这也使得更这些自诩自由的政府不愿接受外界对其国家政绩的审查。


西方对以色列及其针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隔离政策的坚定支持,也使得这些国家难以毫不犹豫地批评种族主义。


但是,还存在一个更深层次的原因: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在塑造当前全球秩序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对这些过去的罪行采取赔偿的行动,可能会威胁到西方在全球舞台上的特权地位。


种族主义成为主流


在今年早些时候,法国极右翼候选人马琳·勒庞在该国总统选举的第二轮选举中,与现任总统马克龙展开了竞争。她最终输了,但这也是她有史以来最好的表现,并且突显了该国在政治上的整体转变。


在2021年,法国反穆斯林的袭击事件增加了38%。在本月早些时候,当法国黑人议员卡洛斯·马丁斯·比隆戈批评法国政府对待难民的方式时,勒庞所在政党的一名议员因大喊“滚回非洲”而被停职。


在英国,减少移民一直是各个政治派别议程中的优先事项。在2015年举行的大选期间,工党在其网上商店出售的马克杯上便写着“控制移民”的口号。与此同时,保守党政府也在2020年推动并通过了一系列法律,对那些被视为缺乏技能、英语水平不高的人关闭了该国的边境。


意大利最近也出现了一个与新法西斯主义存在关联的政党上台的情况。荷兰和德国的研究证实,结构性的种族主义存在于从劳动力市场到执法、从教育到住房的方方面面。


在美国,唐纳德·特朗普政府领导下白人种族主义的抬头,继续以仇恨犯罪增加的形式出现。目前,该国多个州内已经通过了法律,限制教师在课堂上讨论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以及总体上的系统性不平等的问题。


在这样的氛围下,欧洲国家和美国很难支持联合国授权其成员国在处理种族主义的问题上加大问责力度。


支持犹太复国主义


但是房间里还有一头大象:以色列。英国和美国都以对反犹太主义的担忧,作为投票反对这项决议的理由,而这并非偶然。


人权理事会决议多次提及2001年在南非德班举行的反对种族主义世界会议上通过的“德班宣言”及行动纲领。这项宣言的早期草案将犹太复国主义等同于种族主义。尽管其最终文件在巴勒斯坦命运自决权和建国权利,与承认以色列的安全权利之间取得了平衡,但是这个犹太国家及其西方支持者一直坚称,这场会议本身就是反犹性质的。


“德班宣言”是大多数国家打击种族主义的全球模板,它提醒人们注意一个事实,即世界上许多国家仍然不认为以色列对待巴勒斯坦人的方式是可以接受的。但是,以色列在西方的兄弟们又怎么能够承认这个事实呢?


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


然而,同样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在西方看来,偏执和偏见才是世界运转方式的核心。


以国际关系的知识基础为例,这是外交官员、政治人士、公职人员和政策制定者关注各国在全球舞台上如何相互作用的一门学科。这门学科中最早的理论家便假定了达尔文式的种族等级制度。


这种观点在第一本国际关系教科书——美国政治学者赖因施的《19世纪末的世界政治》——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他写道,“地球表面的大部分土地掌握在那些自然资源开发不足的国家或部落手中”,然后,他便提出了建立帝国式全球秩序的必要性,并提出“强大的种族”——也就是由白人统治的强国——有义务统治那么“更野蛮或者更缺乏精神和性格力量的国家”。


英国学者卡尔(EH Carr)在《国际关系研究导论》中也使用了类似的种族主义比喻——他写道,非洲人是野蛮人,印度人和埃及人远远不如美国人和欧洲人“先进”。卡尔接着提出,只有诚实、正直和高尚品格的欧洲人,才能成为“人类的领袖”。


可以肯定的是,这门学科在为全球秩序开出处方方面已经变得更加微妙。但是这种等级制度仍然存在,欧美观点仍然处于顶端,而其他观点则被置于边缘。国际关系经常被称为“白人的学科”,因为它致力于维持世界上的种族等级制度,而这种说法并非没有道理。


博雷利在上个月提出的言论,反映的也正是这样的世界观。毕竟,正如我在我的作品中所论证的那样,欧盟在与世界其他地区打交道时,仍然基于其许多关键成员国的殖民根源。事实上,将欧洲经济共同体确立为关税同盟的“罗马条约”或者建立“欧非共同体”的构想,表面上是建立非洲和欧洲之间相互依存的机制,实际上则是欧洲促进其海外殖民领土管理的方式。


欧盟还想当然地认为,“包容、宽容、公正、团结和非歧视”,是欧洲人生活方式的核心,因此,欧盟是国际关系中的一股积极力量。


种族主义是一种政治选择


但最终,承认世界各地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也需要西方国家真诚地为他们过去的罪行道歉。相反,他们继续拒绝追究自身在过去的责任。


英国在向联合国难民署提交的声明中表示,尽管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确实造成了“巨大痛苦”,但它们没有违反国际法。美国还为自己投票反对这项决议的决定提出辩护,其部分理由是它不同意前殖民列强需要赔款的观点。


今天的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遗产,而拒绝接受这一切,是一种政治和道德选择。不这样选择,就相当于支持种族主义,而如果不处理这段历史,我们就无法修复今天的社会。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反映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