讣告内容提“连花清瘟” 网友收到以岭药业律师函

1月6日,微博用户“聂圣哲 2023”发文称,“收到了连花清瘟生产商以岭药业的律师函”,配图为一份来自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发给聂圣哲的律师函。根据律师函,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依法接受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以岭药业”)的委托,指派张起准律师就聂圣哲在新浪微博平台及微信朋友圈发布言论侵犯委托人名誉权等相关事宜,郑重致函。


此前2022年12月22日,前述微博账号曾发布一份颇受网友关注的“讣告”。“讣告”称,“王某同志临终前,还坚持发朋友圈,晒连花清瘟胶囊……我们已经将王某去世前手里握着连花清瘟胶囊的图片发给了钟南山院士、吴以岭院士,感谢他们为川大校友的健康作出的卓越贡献。”该文在互联网各平台广泛传播,引发不少争议。


1月9日,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致电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准核实律师函真伪,对方并未否认该律师函真实性。张起淮称,“采访问题直接问连花清瘟胶囊的以岭药业,我们作为代理人不接受采访。”


网友称收到律师函,被要求道歉


这份律师函称,2022年12月12日19时43分,聂圣哲在新浪微博平台及微信朋友圈发布一则告,公开称“王某同志临终前,还坚持发朋友圈,晒连花清癌胶囊......他的逝世是四川大学江苏校友会的重大损失。我们已经将王某去世前手里握着连花清癌胶囊的图片发给了钟南山院士、吴以岭院士,感谢他们为川大校友的健康作出的卓越贡献。”利用逝者的去世,用夹带私货的方式隐晦地用文字及图片把逝者与连花清瘟胶囊结合在一起(电视剧),意图用逝者死亡贬损连花清瘟胶囊以及以岭药业,有意抹黑中医药学。尤其称“我们已经将王某去世前手里握着连花清瘟胶囊的图片发给了钟南山院士、吴以岭院士,感谢他们为川大校友的健康作出的卓越贡献。”,用讥讽挖苦的方式侵犯钟院士、吴院士的名誉。上述侵权言论一经发布,引起互联网各大平台的转载、讨论及恶意揣测,包括但不限于新浪微博、抖音、网易新闻、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等,大量含有上述侵权言论的文章及对“连花清瘟胶囊”的不实信息被广泛传播。


该律师函写道,聂圣哲上述行为对以岭药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误导了不明真相的网民和消费者,损害了以岭药业的良好品牌形象,降低了以岭药业的社会评价,贬损了以岭药业的良好商誉,给以岭药业带来重大经济损失,严重侵犯了以岭药业的合法权益。


“聂圣哲删除其在新浪微博平台账户“聂圣哲 2023”及微信朋友圈发布的相关侵权言论;在该微博账户置顶位置及微信朋友圈、全国范围内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向以岭药业公开赔礼道歉,道歉持续时间不少于90日。”


当事人:征求网友们的意见决定是否道歉


1月6日,聂圣哲通过微博平台回应该律师函。聂圣哲称,很高兴收到了连花清瘟生产商以岭药业的律师函,“该函行文规范、叙事清楚、很有修养、充满善意……但是,该函对我的劝告、批评和要求,我有点不明白和不服。以岭药业提出要我连续道歉90日,也没说清楚是登门道歉,还是,直播道歉。如果登门道歉,我还要做好到石家庄住3个月的准备;如果直播道歉,一是直播这个活很累,我身体扛不住,二是,如果直播没人来听,算不算数?”


聂圣哲称,因此征求网友们的意见,“以民意调查的形式,来决断这件事情:是道歉还是不道歉?如果道歉,采取哪种形式?请大家不要顾及我的面子,坦率留言,以便我根据民意调查,作出决定。如果民调结果真需要道歉的话,我必须认真,还要写悔过书等文件,要写得真诚,才对得起连花清瘟。”


1月8日,潇湘晨报记者通过微博私信聂圣哲试图求证此事,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1月9日,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致电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准核实律师函真伪,对方并未否认该律师函真实性。张起淮称,“采访问题直接问连花清瘟胶囊的以岭药业,我们作为代理人不接受采访……我们有默契的合作要求,不接受任何采访。你要采访什么问题,用短信发给我,我给你回个短信,叫他们负责可以跟你对话的人把电话发给你。”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回复。此外,记者多次拨打以岭药业客服电话求证此事,工作人员称,此事需要联系品牌中心,并提供了电话。截至发稿,该电话仍未接通。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石家庄以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于1992年6月16日创建。公司以中医学术创新带动中医药产业化,运用现代高新技术研发中药、西药和生物药,研发治疗冠心病、脑梗塞的通心络胶囊,快慢兼治心律失常的参松养心胶囊,标本兼治慢性心衰的芪苈强心胶囊、治感冒抗流感的连花清瘟胶囊等专利新药10余个,截至2020年12月31日获得专利660项。公司形成了科技中药、化生药、健康产业三大业务板块,在医药行业领域的影响力持续增长。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