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新冠病毒源头之谜有望揭开?

美国中期选举结果或许为新冠溯源带来新的希望,共和党在国会获得多数之后将会大幅度推动相关的调查工作。美国国会监管与改革委员会(Committee on Oversight and Reform)高级成员、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是最早呼吁跟踪调查新冠病毒源头的政治人物之一,12月十三日,詹姆斯·科默同国会司法委员会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一同致函九位美国国家防疫部门的官员,其中多位是曾经与武汉实验室合作紧密的美国病毒专家,例如,生态联盟组织负责人彼得达萨克;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前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以及美国斯克里普研究院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G. Andersen)副教授,安德森教授是两年前在自然科学杂志上发表的将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理论定性为阴谋论的影响巨大的文章的主要作者。


事实上,2022年一月,以上两名国会重量级议员就已经公开致函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长哈维·贝西拉,要求贝西拉提供对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的访问记录。


上述两位共和党议员对新冠溯源的紧追不舍的动机或许可能出于政党之间的博弈,这是民主制度运作的规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从最近一年多来美国公益组织以及媒体所解密的信息来看,同中国官方以及武汉病毒研究院一样,美国的卫生健康机构以及美国的多位病毒专家对新冠溯源工作受到阻挠也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政界, 民主党阵营也同样有人站出来呼吁追溯病毒源头,美国民主党人,世卫组织顾问Jamie Metzl 也再度呼吁必须对这一造成全球至少2000人死亡的病毒的源头展开彻底的调查。他还呼吁美国民主党议员积极参与由共和党牵头组织的新冠溯源调查。


病毒自然来源有何证据?


疫情爆发已经三周年多,然而支持病毒自然来源的学者与专家却迟迟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证据,他们既没有找到病毒从蝙蝠传染给人的中间宿主,也没有在自然界找到与新冠病毒相近的病毒。而相比之下,2002年11月萨斯疫情爆发之后,病毒学专家们在缺乏经验的背景下用几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病毒从蝙蝠传染给人类的中间宿主果子狸,数年之后,武汉实验室的病毒专家石正丽在云南的蝙蝠洞中找到了引发萨斯疫情的原生态病毒。巴黎巴士德学院德资深病毒学家西蒙郝步森教授2020年4月接受法广采访时曾经认为应该在今后德数个月内寻找到病毒的中间宿主,然而,新冠疫情爆发三年来,专家们未能找到任何中间宿主的痕迹。


病毒可能绕过中间宿主直接传染人类?


2022年七月,18名病毒学专家在科学杂志发表文章,指出病毒的出现是通过中国的活体野生动物贸易发生的,并表明华南海鲜市场是新冠大流行的中心。有病毒专家认为动物可以绕过中间宿主,直接将病毒传染人类,康奈尔大学病毒学家莱纳·普罗赖特(Raina Plowright)就认为:“许多病毒不需要适应,直接可以从动物传给人类。”不过,很难想象在一个没有蝙蝠出入的地方,依附在蝙蝠身上的病毒可以直接传染给人类。而且,又如何解释疫情为何没有在老挝,或者云南蝙蝠频繁出入的地区爆发,而是在一个拥有一千多万人的大都市武汉爆发?


而且,最关键的是即使病毒可以从蝙蝠直接传染给人类,还必须在蝙蝠身上找到与新冠病毒一样的病毒来加以验证。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迄今为止,科学家们找到的离新冠病毒最接近的病毒是巴士德学院的专家去年二月在老挝采集到的病毒样本,这一病毒比石正丽在武汉发表的与新冠病毒相似96 %的RatG13病毒更接近。


新冠病毒在自然界无影无踪


不过,老挝发现的病毒缺乏新冠病毒中一个关键的环节,那就是可以引发大规模传染的酶切入点,这是引发大流行病的关键所在。对此,发现病毒的巴士德学院教授Marc Eloit的解释是,这一切入点或者是在无症状感染的过程中逐渐形成,或者是“在实验室的细胞培植过程中“获得。他还补充说,在无症状的状态下,病毒在人类中最初的默默循环 "在理论上是可能的"。不过,几个月后,这种理论上的可能被Marc Eloit教授自己否定了,因为他在实验室做了几个月的培植试验,试验的结果是在不加于基因干预的前提下,病毒并没有获得这一神奇的特征。


当然,必须指出的是,虽然病毒自然来源的证据尚未寻找到,但这并不意味着这种可能性就不存在。而中国官方在疫情爆发初期的行为更是于事无补,中国官方在相关活体动物取样之前就关闭了华南海鲜市场,并对其进行了彻底的消杀,因此几乎不可能识别出受感染的动物。


中国官方隐瞒证据销毁罪证?


中国政府的上述行为被一些评论解读为是遮掩或者销毁证据的措施:Jamie Metzl 在他的网站上详细的罗列了中国官方以及武汉实验室被认为是刻意掩盖或者销毁证据的行为,这其中包括: 中国官员在通告世界卫生组织之后第二天就关闭了生鲜市场,并且送去了一个带有强力消毒剂的团队。动物样本被取走,但是四个月之后,结果依旧没有被分享给外国科学家;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命令基因组科技公司停止对新病毒的测试并销毁所有样本;2020年1月1日,武汉的一家基因组科技公司接到了来自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员的电话,要求公司停止对来自武汉的、与新疾病相关的样本的测试,并且销毁所有现有样本,等等。中国官方的上述行为实在令人费解,倘若确实是销毁罪证的话,那么从法律的角度来看,销毁罪证本身就是犯罪行为。


中国官方封锁以及隐瞒信息的行为使外界从一开始就质疑病毒的真正来源,三年之后,上述疑团正在不断地加重,其原因,除了依然缺乏自然来源证据之外,更是由于最新解密的电子邮件显示,美国权威病毒专家在疫情爆发之后不久就刻意制造舆论,许多专家的公开表述与私下的观点截然不同,而领导这场舆论导向的两个关键人物是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与美国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的负责人彼得达萨克。


美国病毒专家又要遮掩什么?


安东尼福奇在疫情爆发初期曾经多次否认资助武汉实验室的研究项目,一直到去年七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发表公开信反驳佛奇的言论,并且承认曾经通过“生态健康联盟”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了60万美元的资金。60万美元虽然金额微不足道,但佛奇为何要矢口否认?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国会要求索取佛奇与美国卫生部访谈记录的原因所在。


美国公益机构美国有知情权根据美国信息透明法向美国各大研究机构索取的专家之间的电邮来往,这些邮件向外界披露了许多重要的信息,比如说:事实上,由于新冠病毒基因功能的特殊性,尤其是S蛋白上拥有的能够提高传染性的酶切位点,这在自然病毒的基因中尚未发现,因而,许多专家从一开始就怀疑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根据英国预防专家惠普基金会负责人法拉尔(Jeremy Farrar)的披露,2020年的2月1日,也就是武汉封城之后一周,十多位世界顶尖级的病毒专家举行了电话会议,包括法拉尔本人在内,参加会议的大多数专家都怀疑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据他记载,他自己就认为该病毒有50%的可能性是经过设计的,而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安德森认为有60%-70%的可能性,悉尼大学的埃迪-霍姆斯认为有80%。


然而,尽管如此,在疫情爆发的初期,国际病毒学界的权威专家先后在知名杂志上刊文,支持病毒自然来源的说法:先是2020年2月,由来自美国,英国,荷兰,等国的27名专家联名在英国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刊文,支持病毒自然来源的说法。一个月之后,更有另一大权威性杂志,自然医学杂志发表文章,标题是:《SARS-CoV-2的近端起源》,文章认为新冠病毒并不是实验室的病毒,也不是特意被改造的病毒,无论病毒是否通过中间宿主,动物是病毒传染的源头。


柳叶刀,以及自然杂志都支持病毒自然来源的假设,自然杂志文章更是将实验室来源的假设定性为是阴谋论,从而使媒体以及公众舆论有关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的讨论嘎然而止。而今天我们才发现,事实上,上述两篇文章的撰写与发表都离不开几位与武汉实验室合作紧密的美国专家有关,他们是生态健康联盟负责人彼得达萨克,与安东尼福奇等人。


法国世界报2022年12月中旬发表文章,称很少有科学论文会同自然杂志的这篇文章一样具有如此重大的影响力。世界报对这篇文章写作的前后过程作出了详细的介绍。世界报评论说,2020年4月27日时任新冠疫情应对顾问的安东尼-福奇当被问到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泄露时回答说,一群尖端的病毒学专家已经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回答了这个问题,但却丝毫没有提到自己对这篇文章写作的参与。这也是美国国会致函自然杂志文章作者的原因所在。而达萨克与福奇对外声称避免公开讨论实验室泄漏可能的原因是为了避免科学研究遭到攻击。


在上述言论的指导下,许多原先对病毒自然来源持有怀疑的专家最终也在自然杂志文章上签了字。其中就包括美国杜兰大学的罗伯特-加里(Robert Garry ),当然,罗伯特-加里日前向美国拦截组织The Intercept.表示他当初对酶切入点的印象是错误的,他说科学就是如此逐渐走向进步的,无人故意要愚弄公众,他今天依然认为他们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文章是有关新冠病毒的最完美的分析文章。或许加里教授的上述表述是诚实的,但是,调查显示,多位在柳叶刀或者自然杂志上签名的专家与武汉实验室存在直接或者间接的利益关系。


英国科学作家马特·雷德利(Matt Ridley)去年一月就披露说,2020年8月,自然杂志文章签名者克里斯蒂安-安德森和罗伯特-加里获得了来自佛奇所在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的890万美元研究经费。


最后,最新发表的支持病毒实验室来源的调查应该是2022年10月底,由非营利新闻调查机构ProPublica和《名利场》(VanityFair)合作发布的文章,不过,尽管ProPublica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的调查媒体,该文发表于美国中期选举前夕,明显带有政治色彩,而且文章虽然提供了许多重要的细节,但却并没有提供足够的证据。


新冠病毒今天再度肆虐中国大陆,由于北京等地的新冠死亡者的肺部出现三年前武汉病人同样的白肺症状,人们因此怀疑今天拥有高度传染性以及巨大杀伤力的病毒是否同三年前武汉出现的新冠病毒毒株存在某种关联,有关新冠溯源的讨论也再度成为网络热点。


记得两年前武汉实验室病毒学专家石正丽接受新京报采访时曾经表示新冠病毒十分狡猾,病毒的源头或宿主或许永远找不到。有意思的是,近日,中国网易网上两次出现指责石正丽“制造人工病毒”后,并质疑新冠病毒来自实验室的文章,虽然文章在发表之后被删除,但有评论认为这或许中共正在试水温,不排除会将石正丽“打成汉奸”,以她作替罪羊将责任归咎西方。因为石正丽同时也拥有美国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的头衔。


无论网易发表的文章是否代表官方,可以肯定的是,倘若美国国会两党合作共同调查病毒源头,那么,美国政界以及世界舆论的压力或许会使更多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