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赞助华盛顿时政新闻媒体 引发美国人担忧


华盛顿 —


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赞助美国网络新闻媒体引发美国人的担忧。不仅如此,过去几年间,阿里巴巴花费巨资就美中贸易、金融、科技等议题对美国国会和各政府部门进行游说,包括白宫。公开记录显示,阿里巴巴每年在政治游说上的花费高达上百万美元,并聘请了大批有过联邦政府工作经验的说客,其中不乏前国会议员和白宫工作人员。


阿里巴巴赞助华盛顿有影响力的时政网络新闻媒体


1月30日,中国事务专家利明璋(Bill Bishop)突然发现,去年新成立的网络新闻媒体Semafor的一封新闻简报(Newsletter)在标题处写着大大的“由阿里巴巴支持”的字样。就在不久前,另一家网络新闻媒体Axios的一封新闻简报也在标题处注明了由阿里巴巴赞助。


“Axios, Semafor……阿里巴巴正赞助华盛顿的关键新闻简报。有道理。”利明璋在一则推文中写道。下面有人评论:“中国回来了, 伙计,你没听到吗?”;也有人说:“至少,这是透明的。”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阿里巴巴第一次试图通过在华盛顿有影响力的新媒体扩大知名度。根据保守派媒体Daily Caller报道,阿里巴巴在过去几年中还分别赞助过国会山(The Hill)、Punchbowl News、Politico等华盛顿政治新闻媒体。这几家媒体在华盛顿的决策圈都比较有影响力。


1月31日,阿里巴巴又赞助了Semafor举办的一场活动。活动邀请了两位国会议员前来讨论电子商务与美国经济的未来。在讨论开始前,阿里巴巴的国际政府事务主任埃里克·普勒蒂尔(Eric Pelletier)首先上台讲话,指出阿里巴巴在美国出口贸易方面为小企业提供的便利和对美国经济的贡献。


“阿里巴巴每天都在为美国公司提供帮助,无论是中小企业还是跨国公司,把他们的产品销售向世界其他地方的消费者,”普勒蒂尔克·普勒蒂尔(Eric Pelletier)说。


普勒蒂尔不仅是阿里巴巴的国际政府事务主任,也是其重要的政治说客之一。公开记录显示,普勒蒂尔在2022年中期选举期间向Semafor这场活动邀请的众议员戴伦·拉胡德(Darin LaHood)捐出了500美元的竞选资金。


“当你举办这样一个活动,却不公开背后的竞选资金关联或是其他任何财务上的关联,这很有问题,” 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 for Responsible Statecraft)研究政治游说和外国影响的研究员本·弗里曼(Ben Freeman)告诉美国之音,“因为这些活动的观众会以为他们看到的是来自嘉宾的客观评论,然而这些评论到底客不客观无从知晓。”


Semafor和Axios在回复美国之音的询问时都表示赞助商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新闻独立性。


一位Semafor的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写道:“广告商不影响我们的编辑报道,新闻和第三方广告商是严格区分的。”


Axios也回复说:“和任何严肃的、值得信赖的新闻源一样,广告商不提供意见也不会介入Axios的报道内容。”


中国当局对阿里巴巴的控制令外界担忧


虽然如此,中国当局近年来对阿里巴巴愈发严格的监管还是使外界对其运作独立性产生担忧。


虽然阿里巴巴不是一家中国国有的企业,1月4日,中国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旗下的一家实体购买了阿里巴巴一家子公司的股份,并派驻了一名官员。


去年9月,有中国政府背景的浙江广播电视集团的一家子公司收购了阿里巴巴旗下优酷影视公司的少量股份。浙江广播电视集团随后对优酷的董事会派驻了一名官员。


另外,阿里巴巴被曾经指开发维吾尔人面部识别工具。阿里巴巴拒绝就美国之音提供的一系列问题进行回答。


每年花费上百万美元游说美国政府


不仅如此,过去几年间,阿里巴巴花费巨资就美中贸易、金融、科技等议题对美国国会和各政府部门进行游说以及进行政治捐款。


自从2011年以来,阿里巴巴在美国政界花费的游说金额一直在稳定地上升。2019年,阿里巴巴启动了专门面向美国企业的平台,希望进一步拓展美国市场。尽管这一战略的成效远低于预期,但阿里巴巴并未因此降低游说花费。在2020年和2021年间,阿里巴巴每年在游说上投入了超过300万美元。


根据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负责跟踪竞选财务和游说数据的非营利组织“公开秘密”(OpenSecrets)的统计,贸易是阿里巴巴在游说商投入最多的议题。2022年,在阿里巴巴游说的39个议题里,10个都和贸易有关。排名第二的是版权、专利和商标。八个议题与之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阿里巴巴通过其雇佣的游说公司之一“水星”(Mercury)和白宫在去年多次就“科技政策议题、对美国资本市场的通道、与电子商务有关的议题、中小企业出口推广”进行了游说工作。


根据“公开秘密”的资料,每个竞选年,阿里巴巴通过雇佣的说客给大量候选人提供捐款。2014年中期选举期间,阿里巴巴雇佣的说客将4300美元分别捐给了三名共和党国会议员候选人。但此后,阿里巴巴在捐款上总体偏向民主党。


2020年大选期间,阿里巴巴投入了超过120万美元的政治捐款,时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收到了1万4千美元的捐款,其他收款者也大多是民主党人。


2022年中期选举期间,阿里巴巴的说客向民主党的一个委员会“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服务公司”(DNC Service Crop)捐献了13万美元。不过,收到捐款最多的候选人是前共和党众议员利兹·切尼(Liz Cheney)。


雇佣前美国官员和国会议员


截至2022年底,为阿里巴巴游说的30名职业说客中,有19名曾在美国联邦政府和国会工作过,其中4位曾担任联邦议员。


为阿里巴巴工作的三位“水星”说客都曾担任过政府高职。大卫·维特(David Vitter)2005至2017年间担任国会参议员。托比·马菲特(Toby Moffett)1975至1983年间担任国会众议员。布莱恩·兰扎(Bryan Lanza)2016至2017年间担任过前总统特朗普过度班底的通讯主任。


除了前国会议员,许多为国会议员工作过的顾问和助理也正帮助阿里巴巴进行游说。现任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前幕僚长、演讲稿写手布莱恩·麦奎尔(Brian McGuire)就是其中之一。


在行政部门方面,阿里巴巴的说客们曾分别在司法部、财政部、贸易代表办公室、联邦通讯委员会等部门工作过。阿里巴巴的国际政府事务主任埃里克·普勒蒂尔(Eric Pelletier)曾经担任前总统小布什的立法事务副助理。前副总统切尼(Richard Cheney)的副助理布莱恩·维尔德(Brian Wild)也被阿里巴巴雇佣。


企业雇佣前政府官员为其进行政治游说在美国并不少见。这种现象被称为“旋转门”,指的是政府官员在离开公职后进入游说公司工作,等到政府换届时再重新进入政府就职。“旋转门”在美国一直是一个备受争议的议题,而阿里巴巴这样的外国公司对美国政坛的游说努力,特别是对前议员的雇佣,更是引起了一些有关外国影响和国家安全的担忧。


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的弗里曼说:“当我们在谈论这样的‘旋转门’的时候,我们其实在谈论的是国家安全问题,或者至少是有国家安全问题的可能性。光是这一点就应该让人们好好思考思考了,特别是当他们听说一名前国会议员代表外国公司工作,而且我们知道外国政府,特别是中国共产党,对这家公司有部分拥有权。”

原文连结六度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