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案可說是那些通過”編故事”拿到政庇綠卡,以為可以高枕無憂的當事人的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