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班农真爱闫丽梦 替其造梦坑美国
2020年11月20日,纽约时报刊文 《郭文贵和班农如何推动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从多方面揭露郭文贵、班农利用闫丽梦炮制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
Image for post
郭文贵、班农为闫丽梦“造美国梦”,实现政治骗局
闫丽梦,香港大学前雇员、前港大女博士后研究员。曾经在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病毒学实验室工作,但在这个领域里是新手,且只是一个小小助理。由于早期联合发表论文未受到大众关注,这让本想借此出名的闫丽梦很是失望。
2020年4月28日,通过联络著名红通郭文贵的马仔路德(真名王定刚),在逃亡国外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和前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前顾问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精心设计下,从一个小小研究者到人造“吹哨人”的演变。
Image for post
闫丽梦“吹哨人”就是郭文贵和班农,这两个背后的团体(一个是规模较小但很活跃的海外华人团体,另一个是在美国有高度影响力的极右翼团体)联合起来散布虚假信息的团体合作的产物。
这两个团体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看到了推动自己议程的机会。对海外华人来说,闫丽梦及其毫无根据的说法,为那些意图推翻中国政府的人提供了一件利器。对美国保守派来说,这让他们能迎合西方日益高涨的反华情绪,分散人们对特朗普政府应对疫情失败的关注。对闫丽梦来说,提前实现了所谓的“美国梦”,在两个团体的包装下,受到美国媒体等其他新闻媒体的关注,对比香港研究所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角色,女博士的头衔带给她的更的虚荣心和满足感。
班农创组织推动闫丽梦虚假论文发表,受学界抨击
闫丽梦所发表论文挂靠的研究机构为班农一手创建的组织
密歇根州立大学基因学学者凯文·博德(Kevin Bird)以及华盛顿大学的生物学教授卡尔·伯格斯特罗姆(Carl Bergstrom)称闫丽梦的这篇“论文”挂靠的研究机构,分别是“法治协会”(Rule of Law Society)和“法治基金会”(Rule of Law Foundation)。这两家机构,正是由班农一手创建的“姐妹”非营利组织。
麻省理工大学组织一众专家进行评审,发现闫丽梦所合作论文没有提供足够的科学论据,让人震惊的是,闫丽梦文中提供的病毒基因序列全是虚假的,随后在其官方网站驳斥称赞助这篇论文的机构不是学术机构,而是一个基金会,论文内容虚假无实质性论断。
《赫芬顿邮报》2020年9月17日报道,该报日本分社记者高桥史弥,将闫丽梦的相关论文拿给日本生物基因组研究专家东海大学医学部讲师中川草,并听取了专家的看法。专家总结:“花如此大的力气,写出这么荒唐无稽的东西,到底有何居心?我认为这篇论文里没有科学的议论,而是为了政治而作。”
Image for post
病毒学家立即驳斥这篇论文是“伪科学”和“基于猜测”。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免疫学家吉吉·奎克·格隆瓦尔(Gigi Kwik Gronvall)说,是撰文驳斥闫丽梦报告的几位作者之一。
郭文贵、班农政治生意遭曝光
2018年,郭文贵同意给班农100万美元,后者将郭刚起步的媒体公司宣传为“媒体名人”。他们散布关于中国各种阴谋论,其中包括此次新冠病毒起源阴谋论。
班农将播客的主题转到了新冠病毒之上。他邀请激烈批评中国的人参加节目,讨论此次疫情如何体现了中共对全球的威胁。同时,郭文贵也在其自身创立的媒体平台上散步同样的说法,以攻击中国政府为目标,而政治新闻比其他虚假新闻传播得更快。
2020年7月10日,闫丽梦在福克斯新闻网站的采访中首次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在没给出证据的情况下,她指控中国政府掩盖了真相,并称之所以来到美国,是为了讲出关于Covid-19的“真相”。
Image for post
“不要让自己与班农有关系,不要让自己与郭文贵有关系,”郭文贵在自己的节目上回忆他曾这样告诉闫丽梦。“一旦提到我们,那些美国极端左派分子就会发起攻击,说你有政治目的。”
随着闫丽梦的言论受到美国右翼媒体的放大,闫丽梦宣布支持郭文贵的社交媒体账号。郭文贵和班农伺机大肆炒作这些采访,在YouTube上发布多个版本,并通过其他支持郭文贵的账号转发推文内容。但闫丽梦言论存在数个言论前后矛盾、知识立论匮乏、数据虚假等问题,很快闫丽梦推特被封号,在脸书上散播的谣言也被平台打上“虚假信息”,人们很快发现此类虚假言论是为了政治炒作。